阿诚家的猫

拒绝任何饭圈狂热人士关注
专注he一百年

【靖王x侧妃】既然琴瑟起(二十八)

疯狂发展剧情的我

不要吐槽对手戏少了

顾及一下靖王殿下不回家的人设哈哈哈


我和素素对账对了一个上午终于对完了,今年靖王府的收支果然还是拮据,两个人头顶头地想了许多法子开源节流,竟然也就到了中午。

 

萧景琰也回来得极晚,匆匆而归。一回来就召集副将在书房开会,或许是知道我会担心,他遣列战英过来跟我说了情况。

 

南楚兴兵青冥关,霓凰郡主奋力抵抗,但南楚以铁锁连舟,巨舰为营。郡主不擅长水战,如今已是生死存亡之际,只好向朝廷请求支援。萧景琰闻讯后立刻自动请缨,即日出发,驰援青冥关。

 

也就是说,最迟今夜,萧景琰就要出征,不知归期。

 

我既担心着远在千里之外的霓凰,又心疼即将迎面腥风血雨的景琰,此刻也顾不上原本准备的拜祭了,只是默默地帮他打点着行李,准备吃食伤药。

 

傍晚时分,靖王府的兵马召集,萧景琰在暮光微熹之中披上铠甲。在离去前一刻,他在王府门前轻轻将我拥入怀中,在我耳边说:“不要生气了,我和锦书没什么。好好照顾自己,回来的时候,我要看你戴着那簪子。”

 

原是今日起床梳洗随意了,并无簪任何饰品,我心头有种莫名的不安,只是回抱住他,说道:“我可没有生气,簪子送我了就是我的了,需得天天戴着。”

 

萧景琰放开了我,背着那夕阳的光辉。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只看到他挥袍上马的英姿,随即策马迎风猎猎地驱出了大街。

 

只见锦书匆匆地从府中跑出来,气喘吁吁地问道:“殿下去做什么?”

 

我一五一十地说出,锦书眉头紧锁,说道:“这青冥关一役,怎么听起来不应该是这个时候的事情啊?”

 

“什么意思?”我将锦书拉进厢房,细细问道。

 

“你刚刚说南楚兴兵青冥关,以铁锁连舟,巨舰为营。你还记得这场战役最后是梅长苏献计霓凰才赢的吗?”锦书眉头紧皱,说道。

 

我努力回想,仿佛有了一点印象,的确,这场战役不应该在这个时候。

 

锦书说道:“这场战役发生在梅长苏进京两年之前,如今距离梅长苏进京还有六年,足足提前了四年的时光!为什么会这样?”

 

我心中不好的念头越来越强烈,便把之前云飘蓼的事情告诉了锦书。

 

锦书大觉不好,说道:“怎么这么重要的事情你现在才说?正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如今云飘蓼与卫征再无瓜葛,你可还记得那去给霓凰送信的人便是姓云,没有了这层关系,又会是谁去送信?这场战役提前了四年,而且萧景琰也掺和进去了。整个事情都不对了!”

 

这就是锦书的好处了,她清晰地记得每一个节点,如今听她说来,事情的发展并不好了。

 

“如果是因为我们的到来而导致这样的混乱,我真的不能确定之后会是什么后果等着我们。”锦书恢复了以前的认真,说道:“周瑟,你知道我们不能改变任何东西的。或者这么说吧,我也不知道我们能不能改变……我只是怕那个最坏的后果。”

 

我深叹一口气,说道:“我当然知道,只是眼下事情已经发生了,又能做什么呢?”

 

锦书靠近了一些,说道:“我知道,之前你失去了孩子,当然是知道,有些东西无法改变。但现在是改变主动发生了,既然如此,我们不如主动参与进去。有什么变数,我们才能心中有数。”

 

六年了,我在这里六年了。一直不敢参与到任何事情去的我,惧怕着那隐形的规则。现在听锦书这么一说,觉得事情不在我们的控制中了,如果放任发展下去,不知道会是什么境况。


与其等风来,不如迎风上。

 

如是这般,一年又过去了。

 

青冥关一战竟然悬而不决,双方谁也不肯放松。有了萧景琰的助力,青冥关也并未失守,但是同样不擅长水战的萧景琰并未能解南境之困。本来南楚小国并无这样的战力可以苦战如此之久,但那北燕居然借兵南楚,硬是撑了一年。

 

同样是这一年,越侧妃越荞自裁于西苑。我对外宣称她是病死了。萧景琰因为南境之战未能突围在朝堂之上被陛下多次责难,但又不能贸然召回。在群臣看来,萧景琰连作为战将的恩宠也失去了,那越贵妃便更不把他放在眼里,也就不再理会这位“宠爱的侄女”的死活了。

 

越氏是服毒而死的,临死之前有人看到她曾经在院中偷偷拜祭。煎雪擅长忍术,趁着她不注意,帮我偷得半截烧掉的书信,隐隐约约看到三个字:璇玑逝。

 

赤焰之案过去七年了,连璇玑公主都熬死了。我想,她临死之前,一定会安排了什么。只是,我不得而知。

 

这一年,我不断扩充济风堂,甚至开到了北燕大渝,不断通过情报收集,去了解发生的一切。梅长苏早已在一年前成为了江左盟盟主。过去的一年,他到了北燕,开始了他的第一次夺嫡。可是奇怪的是,我早已传信与他。但他却迟迟不出手帮助解决青冥关之困,反而怂恿北燕借兵南楚。

 

如果这不是梅长苏,我对他有绝对的信任,此刻的我早已按捺不住了。

 

我与锦书在这一年里推演了多次事情的发展,想出不同的方法去应对所有的可能性,终究没有派上用场,当然,我希望并不需要派上用场。

 

还是这一年,在周贤和云飘蓼的治疗下,言豫津身体大好。周贤的心中始终记得我的嘱托,在言豫津情况稳定之后,便只身去了大渝,要去寻找新的草药。他放心不下我,便拜托云飘蓼留下为我治疗。

 

云飘蓼向来不会拒绝周贤的请求,便留了下来,照顾着我的病。我知道她有鸿鹄之志,便用靖王府和济风堂的名义设了药棚,每月有十日,云飘蓼都会在药棚行医。而每一次,萧景睿都会在远处默默地看着。听言豫津说,萧景睿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开始用功,极其努力。

 

果不其然,今年琅琊榜的公子榜上,多了一个萧景睿。

 

今年金陵的雪来得比往常早了些。如果那青冥关也能下雪让河水结冰,我相信这场战我们很快能结束。可惜,南方并不会下雪,连舟之计依然有用。

 

萧景琰的信越来越少,直到有一天,前线送来了一封染血的书信。

 

我展开,并不是萧景琰的字迹。上面写着:

靖王血战,下落不明。

 

最坏的结果,出现了。




评论(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