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诚家的猫

拒绝任何饭圈狂热人士关注
专注he一百年

【今夕夫妇】甜甜中篇-此日无事(十)

*假如皮筋和林奚设定互换系列,大概十五章

*失踪人口回归,平旌越温柔我就越心痛到写不下系列


 林奚有孕已经五个月了,正是稳稳当当的时候,平旌也不拘着她在济风堂。三天两头的,两人就往长林王府去,林奚似乎很喜欢缠着蒙浅雪,或许是孕妇之间共同话题多吧,时常聊得晚了,也就留宿长林王府了。


是日黄昏,蒙浅雪终于忍不住问林奚,说道:“你现在身怀六甲,跑来跑去做甚?我看济风堂事情挺多的,平旌顾得过来么?为人妻子了,可不能再耍大小姐脾气了。”


林奚当然知道蒙浅雪是为了自己好,才教导夫妻之道,低头一笑,将蒙浅雪引到窗前,看向庭外,说道:“大嫂且看看他们。”


庭中有一石桌,平旌和萧平章正在研究行军布阵图。萧平章时不时提出一些问题,平旌刚开始会眉头紧皱,但转瞬便会说上几句,似乎是将疑惑解开了。萧平章都会轻轻拍着平旌的肩,表示赞赏。平旌都会露出十分满足的笑容。


从旁人的角度看来,似乎是亲兄弟般的相处。


蒙浅雪自是看不懂的,疑惑地问道:“我看平旌倒是比平日里多了些笑容,这孩子啊,总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是啊,”林奚仿佛陷入了沉思,紧了紧身上的披肩,说道:“平旌似乎很喜欢来找大哥,很喜欢待在王府。我在想,如果不是当年林伯父战死,平旌在将军门第长大,定是征战沙场的人。细心想来,林伯父给他起名平旌,同了大哥的字,大概也是有期许的。”


“可是,平旌现在济世救人,不也是他心之所想吗?”蒙浅雪问道。


“我从未问过他,是否还有大志向,我会不会是阻碍他建功立业的绊脚石?如果他有志于国,却困宥于我,我定会内疚自责。”林奚若有所思地说:“我总是有种感觉,平旌才应该是在这里的人......”


蒙浅雪盯着林奚,轻轻戳了她的脑门,说道:“你这孩子,大概是孕中多思了。如果平旌想要投军,长林多的是机会。我看平章也十分赏识他。如今都是一家人,将来两兄弟并肩作战的机会难道没有吗?”


林奚还想说什么,却被蒙浅雪按在蒲垫上,说道:“如今你重要的,是为他生一个大胖小子,林家有后,才是免除他后顾之忧最好的做法。”


林奚一时无话。



夜已深,当晚平旌和林奚宿在了长林王府。林奚早就洗漱好了,准备就寝,却看到平旌在灯下看书,便走了过去。


“看什么呢?那么入迷?”林奚将手覆在平旌翻书的手上,轻轻问道。


平旌反握住林奚的手,温温的,柔若无骨,借机覆上脉搏,跳动有力,母子平安,这才将林奚拉至怀中,随手拿起搭在蒲垫上的毯子,盖在林奚身上。直到将怀中人儿抱稳,才慢悠悠拿起那书,说道:“大哥给了我一本兵书,说是让我看看,明天要考我功课。”


林奚靠在平旌怀里,歪着头看那兵书,十分枯燥无聊,便说道:“你们倒是像亲兄弟。虽然父王从小教导萧氏儿女,定要能文能武,但对我实在宠溺,从不拘我学兵法……弄得我现在看着这兵书就犯困。”


“亲兄弟......”平旌重复着这三个字,沉吟许久,才紧了紧手臂的力度,说道:“你看这书犯困就好了,我便可以看书哄睡两不误了。”


“你倒是会偷懒......”林奚嗔怪道,一边将头靠近平旌肩头,手还紧紧揪住平旌衣领,过了许久,昏昏沉沉进入梦乡。


平旌并未看很久,待到林奚睡熟,便放下了书,双手环住熟睡的妻子,低头烙下一吻,在灯下闭上了双眼。


那书,他前世看过了无数次,早已烂熟于心。


只是,那时早已长林倾覆,他亦无家可归。如今,家人尚在,爱人在怀,宛若梦境。


他已十分满足。





只是他未曾想到,那千防万防的敌人,正在伺机而动。



各位太太

请问有没有魄魄真人向的甜文推荐

❤️❤️❤️


魄魄圈那么强大应该不用自割腿肉了吧.jpg

猛虎下跪式感谢🙏



白白已经是成熟的白白了

从第一期到现在

越来越惊艳聪明

但感觉越来越严肃了

笑容少了



这一届的观众杠精多到不行

Diss来diss去的

以前第一季还没红的时候

大家都挺开心的

大概回不去了



现在只期待

团魂能再合体一次吧

【今夕X青瓜】金陵爱情故事(番外1)-青瓜伦敦篇

*今夕X青瓜联动烂俗爱情故事

*私设如山,纯粹为爽

这刹车修得我......这篇居然已经有3K了

张保庆为何每次都笑得我头掉哈哈哈哈



伦敦的冬天又湿又冷。

 

走在路上的林淇将自己严严实实地裹在大围巾里,但仍是哆哆嗦嗦地打出了一个又一个喷嚏。张保庆从咖啡厅里急匆匆地走出来,拿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塞到林淇手里,说道:“早知道今天那么冷,就不来了。”

 

林淇倒是不以为然,吸了吸鼻涕说道:“好不容易来一趟,怎么能不来大英博物馆啊……”

 

张保庆拿出纸巾往她通红的鼻头捂去,说道:“小鼻涕虫。”

 

林淇懒得分出手来,只是顺着张保庆的手挤了挤鼻涕,说道:“快回去吧,好冷呀……昨天买的东西还没整理呢。”带着小鼻音的话语像是撒娇。

 

张保庆的耳朵不知道是冻红的还是害羞的,红得发烫,说道:“好好好,快回去吧。唐人街买的饺子还没吃完,今晚吃饺子呗。”

 

“好!”林淇兴奋地挽着张保庆的手臂,两人并肩走向了车站。

 

 

一周前,张保庆在伦敦修的学位好不容易功德圆满了,萧叔和芬姨硬要拉着小儿媳妇林淇来参加毕业典礼。

 

原本,林淇是不想来的。一年前,姐姐林奚和萧平旌“搞出人命”之后,迅速结婚。十个月后,林奚顺利生下一对龙凤胎,正好坐完月子,林淇打算帮忙照顾孩子。但萧叔和芬姨却说照顾孙子这件事情包在他们身上。

 

于是,萧叔和芬姨只逗留了两天就回去带孙子了。林淇好不容易来一趟伦敦,张保庆的公寓也还有几天租期,就留在伦敦打算度假。两人每天都过得很开心,逛街购物、观光、博物馆,各种各样的活动让林淇兴奋不已。

 

不过,林淇发现从昨晚到现在,张保庆有点怪怪的。

 

虽然两人确认情侣关系已经快一年了,两个人都是大大咧咧的,比起情侣,更像是兄弟,额,的确是兄弟……

 

但是!但是从昨晚开始,张保庆就经常开始无缘无故脸红,支支吾吾地欲言又止。昨晚半夜,林淇起床喝水的时候,看到张保庆在客厅的沙发上不知道看什么沙雕视频,捂着嘴神神秘秘的,想过去看一看,张保庆却立刻把手机丢到沙发后的衣服堆里。

 

奇怪,太奇怪了。

 

“你一定是有问题。”林淇拿着热茶倚在门边,看着在忙碌地下饺子的张保庆,缓缓地说出了自己的怀疑。

 

“你要是觉得饺子有毒,等下就别吃。”张保庆回了回头,说道:“你怎么换衣服了?”

 

“刚刚淋湿了点,就换了件衣服,”林淇喝了一口热茶,说道:“别岔开话题!是不是背着我做坏事?”说罢放下茶杯,扑过去搂住张保庆的腰,说道:“你的腰怎么这么细啊?”

 

“小爷我腰好,你这才知道?”张保庆说完这话耳朵又发红了,好像想到了什么不再往下说。

 

林淇往他后背蹭了蹭,倒也不再纠缠,说道:“好了没,饿死了。”

 

张保庆盛出几个饺子,说道:“要是饿了就先吃一点吧,等下还有别的菜。”

 

“好咧!”林淇向来吃食为天,拿着饺子就跑出去了。

 

许久,张保庆捞着捞着饺子,突然暗骂了一声“糟糕”,就冲了出客厅,看到林淇端端正正地坐在那里,微笑着看向他,似乎在等待什么。

 

张保庆挠了挠头,说道:“你…..吃了几个饺子?”

 

“这不还没吃么。大厨师还没出来,怎么能偷吃呢?”林淇乖巧地笑着,倒也没什么奇怪。

 

就是有点令人发寒…….

 

张保庆擦了擦手,拿出了另一碗饺子和其他菜,摆了一桌,这才坐下,说道:“那就吃呗。”

 

“嗯嗯。”林淇二话不说就开始吃了。

 

张保庆的目光一直偷偷投向林淇,心不在焉地吃着碗里的饺子。

 

林淇突然说道:“最近看了一本书,叫做《进化心理学》。感觉人是越进化,越自私,结婚仿佛是功利的选择。”

 

“是吗?”张保庆看似漫不经心地问道:“但是结婚的真意本来就是不论贫穷富贵、健康疾病,都至死相伴啊,我觉得挺好的。”

 

“即使那会违背你的天性,忤逆你的本能?”林淇边吃着饺子边说道。

 

“嗯。”张保庆似乎没有犹豫。

 

“那很……”预料中的“好”字仍未说出口,林淇仿佛被什么东西噎住了,脸色突然发红。

 

张保庆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赶紧去扶住林淇,着急地说道:“你该不会把戒指吞了吧!快吐出来啊!“

 

林淇被梗住说不出话来,眼角早已沁出了泪水,手死死地揪住张保庆的袖子。

 

张保庆早就吓坏了,手忙脚乱地想要将林淇抱起来,一边说道:“我在饺子里藏了个戒指,想和你求婚的,我没想到你会吞下去!我们现在赶紧去医院,你坚持住,千万不要有事!“

 

心跳漏了一拍,怀中的女孩却发出了咯咯的笑声,张保庆低头一看,看到林淇已经没了痛苦的表情,只是看着他笑,原本藏于袖子里的手伸了出来,上面赫然戴着他精心挑选的戒指。

 

“你以为我会那么笨吗?骗你的啦!”林淇炫耀般地笑着。

 

张保庆发现是自己被骗反而松了口气,抱着林淇跪在了地上,将头埋在林淇的肩上,紧紧地抱着她,说道:“太好了……太好了……”

 

张保庆的反应倒让林淇觉得是自己过分了,只好轻轻拍了拍男孩的后背,说道:“对不起啦,以后不和你开玩笑了…….”

 

话还没说完,林淇感觉抱着自己的男孩突然推着自己往后倒。

 

张保庆将林淇压倒在毛绒绒的地毯上,扣住她的手腕,说道:“既然戒指都戴上了,我就当你答应我了。”

 

咫尺之间的男孩略带紧张,脸色发红,虽然撑在地毯上的手臂很好地将两人隔出一段安全距离,但林淇仍然感觉两人之间的气氛过于暧昧,微微偏过头去,许久,轻轻地点了一下头。

 

公寓里的暖气机似乎坏掉了,室内空气开始慢慢地冷却下来,但伏在地上的两人间的气温却在上升。安静的公寓,仿佛只剩下两个人的心跳。

 

张保庆轻轻落下一个吻在林淇的额头,说道:“以后请多多指教,我可爱的未婚妻。”

 

轻柔的吻密集地落下,直到少女的唇边才略停顿了下,男孩的眼神真诚而炙热,林淇在那深情的眸光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又看到那个倒影向自己靠近,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

 

炙热的吻落在了自己的唇。

 

落在唇上的吻带来了温热的感觉,一下一下地撩拨着两人的心,都是没有技巧的探索,反而让人欲罢不能。

 

张保庆轻轻地压在了女孩身上,空出来的手开始兴风作浪。林淇的手攀上张保庆的后背,抓紧了那男孩柔软的白色毛衣,任由自己沉溺在这片甜蜜之中。

 

暖气机似乎真的坏了,室内残存的暖气似乎撑不了多久,但地毯上的两人仍是十分火热。

 

张保庆的手开始伸向那少女胸前的柔软,不过是揉搓了几下,林淇便抓住了他的手,带着微微喘息阻止了他的进攻。

 

“怎么了?”张保庆的声音似乎比寻常多了几分磁性与迫不及待。

 

“张保庆,你刚刚说的,都当真么?”林淇的脸颊通红,心口剧跳地说道。

 

“当真。”张保庆只是觉得林淇又开始缺乏安全感了,就笃定地回答。

 

“你刚刚说,即使那会违背你的天性,忤逆你的本能?”林淇拉着张保庆靠近自己,试探着说道。

 

张保庆并未回答,只是用一个绵长的吻代替了语言,待到掠夺得心满意足的时候,靠在林淇的左耳,说道:“是的,我将一生爱你。“

 

被吻得昏昏沉沉的林淇抱住男孩的脖颈,微不可闻地叹息道:“未婚夫先生,对不起,你可爱的未婚妻今天来大姨妈了。”

 

 

=======================================

这晚,张保庆生了闷气,去洗了个澡之后硬要爬上林淇的床,说今晚暖气机坏掉了一定要抱着睡觉。

 

林淇只是觉得他幼稚,但又觉得今天的突然熄火委屈了他,便顺从地被他抱着。

 

张保庆的手轻轻地抚在林淇的小腹上,说道:“今晚小爷我就当一个暖宝宝吧。”

 

林淇觉得这样的张保庆可爱得紧,便转头钻进他的怀抱,闷声说道:“你今晚怎么那么乖巧?”

 

“嗯…..小爷我今晚是吃不到可爱的未婚妻了,但能不能有荣幸看看未婚妻的新衣服呢?”张保庆带着坏笑说道。

 

“新衣服?”林淇感到奇怪,说道:“你在说什么啊?”

 

张保庆红着脸说道:“我可看见你买了件新衣服,就在你那个蓝色带蕾丝的购物袋里!难道不是为了穿给我看了吗?”

 

蓝色的?蕾丝?新衣服?

 

林淇的大脑在当机了三秒钟之后爆笑出声,说道:“那是我寄给姐姐的蜜月礼物,你在想什么啊!哈哈哈哈!”

 

张保庆耐不住尴尬,想说点什么,最后只说道:“我还以为你觉得我们可以……亏我还补习了一下……”

 

“啊,你补习什么?”林淇还是笑倒在了张保庆怀里,说道。

 

“补习如何爱你。”张保庆是说不过林淇的了,不过这次他成功用吻堵住了未婚妻的嘴。

 

 

========

三天后,正在补度蜜月的林奚收到了从林淇寄来的包裹,只是打开看了一眼立刻就红了脸,此时萧平旌正从外面跑进房间,从后面抱住了她,说道:“保庆说淇妹给我们寄了特产,是不是好吃的!”

 

“不是。”林奚淡定地说道,并将包裹塞进了酒店的保险柜。

 

 





刹车修好了

十一点出发吧

Get(⁎⁍̴̛ᴗ⁍̴̛⁎)

金陵爱情故事番外为何难产

因为我刹车坏了

我为肖战的美貌暴风哭泣

他还有什么bgcp可以吃吗?


跪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