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诚家的猫

拒绝任何饭圈狂热人士关注
专注he一百年

真是太好看了!
实力韩剧质感
我觉得这部剧值得高分!

来到你的世界好好看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端午看同学两亿岁快要看出黑眼圈了
分分钟都要锤死易海蓝的节奏
女主为什么为这种男生动心啊
回头看看你可爱的哥哥啊
气死我了😤

好久不见靖王妃了
感觉短发比较适合她
但镜头也太少了吧……

Cool girl的感觉哈哈哈哈

镇魂cp真是无法抗拒
但我喜欢上了小郭……

哈哈哈哈哈

【靖王x侧妃】既然琴瑟起(三十一)

突然更新~

请多给我点个小心心小蓝手走过路过留个评论吧

好不容易柳暗花明了23333


 

我努力地帮萧景琰擦着手脚,却不想外面突然传来打斗声。朱雀闯了进来,神色全然不见平日的冷静,说道:“娘娘,糟糕了!南楚突袭后方军营,霓凰郡主正在前方杀敌,列将军正在营外抵抗!兵力悬殊,恐怕不能撑住多长时间。”

 

“什么!”手中的帕子掉落在地,我猛地站起来,说:“景琰如今这副模样,列将军可有说我们如何是好?”

 

朱雀靠近说道:“列将军说此处背靠骊山,山上地形复杂,山脚是充满瘴气的山林,倒是可以上山躲避。奴婢觉得有理。”

 

要么留下被杀,要么奋力一试,看着此刻依旧奄奄一息的萧景琰,我把心一横,拿出了贴身的红色药瓶,倒出一粒,喂到萧景琰嘴中。

 

朱雀惊呼,说道:“娘娘,云姑娘说此药还没完全……”

 

“此刻还不到非用不可的时候吗?如果景琰有个三长两短,我就自行了断吧。”我死死看着景琰说道。

 

其实那是云飘蓼根据我的描述,试探着做出来的,所谓的青霉素,而且浓度极低极低。我苦笑一声:“虽然成功率只有万分之一……大概只是聊胜于无。”

 

“还曾有一例……暴亡。”我心中默念。

 

我将药瓶放于怀中,摸了摸那生硬的玉钗,抬头看着朱雀,说道:“事不宜迟,我们逃吧!”


我们推了一辆小车,拿着药箱,载着萧景琰。佛牙不知道从哪里冲了出来,跟着我们。就这样,我们从列战英告诉朱雀的路线逃跑。没想到刚刚跑到山脚,有几个南楚追兵拦住了我们,其中一个似是回去通风报信了。

 

朱雀果然是江左盟的高手,轻易就将几个南楚士兵打倒。

 

但远处似是仍有人追上,朱雀转头跟我说:“娘娘,你立刻上山躲避,最迟明日一早,我定来找你!”

 

与朱雀相伴一年,早已知道她的能力和决心,事急从权,我只能先保全景琰。但此时,一直温顺地跟着我们的佛牙,突然嗯哼了一声,奔向了山边的瘴气山林,拉也拉不住。


我突然心生一计,与朱雀耳语几句,立刻推着车跟着佛牙跑进了山林。

 

没跑远几步,就听到朱雀在后面大声喊:“娘娘,一定要往山上跑!”随后是一阵厮杀声,感觉到了人不断地跑向了与我反方向的山上。

 

我这才松了一口气,继续推着萧景琰往山林深处逃去。佛牙在前面带着路,开始时跑得极快,不断回头看我。


我渐渐体力不支,毕竟刚刚也只是因为太害怕,激发的力量让我推动了这车,不过是跑了几步,就开始手脚发软,变成了缓缓前行。

 

南方的山林,多是瘴气,不少官员被贬谪到南方,都会患上怪疾,大多因为这个缘故。我因为体力不支,不断地喘气,空气中异香四溢,向来便是瘴气了。世人皆以为瘴气无色无味,其实厉害的瘴气是有着奇异香味的。

 

我头脑发晕,想着一定要找个地方躲起来,此地不宜久留。这样下去,我和景琰都要受不了了。只是这样想着的我,越发看不清远处的路了。突然,轮子仿佛磕到了什么,整个车几乎侧翻,我忙忙斜身去护住景琰。谁知一脚不知踩到了什么,痛得我大叫了一声,低头一看发现右脚被捕兽夹死死咬住,血流如注。

 

此时车仍倾斜着,我没有办法放手,只好生生地忍住痛,将车扶正。佛牙跑了过来,用牙扯住萧景琰的衣服往另一边拉,一人一狼配合,才将车扶正了。我已经痛得不能自已了,死死咬住牙,这才低头细看了伤情。

 

幸好不是个大的捕兽夹,估计只是用来捕捉野兔的小夹子,不然我整个脚估计要被生生夹断。不过此时也不见乐观,锯齿已经深入血肉,如果不拔出来,我根本无法前行。我瘫坐在地上,痛觉早已充满了我所有感官,可是心头却是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被困在这里。

 

把心一横,伸手去把那捕兽夹掰开,血肉撕裂的一瞬间,我死死咬住衣领,才能不发出太大的声响,随后便是长长的啜泣,因为实在是太痛了。我打开身上的药箱,却发现伤药不多了。

 

我艰难地撑起身子来,将景琰轻轻翻起,细细查看背上的伤口,已经开始渗血了,大概刚刚一路的颠簸,将原本的伤口撕开了。

 

“剩下的药,还够为你再上一次。景琰,别担心,我会保护你的。”我轻轻说道,只从药箱中拿出包扎的布条,随后将药箱合上,用布条包扎了脚踝。

 

我还是害怕有追兵会追上来,突然看到不远处的巨石天然地形成了一个山洞,洞口极其隐蔽,在黑夜应该难以察觉。此时已经快要天黑了,来不及多想,我奋力站了起来,几乎是半推半爬地将萧景琰推进了山洞。

 

 

佛牙在山洞趴着,时刻警惕着任何风吹草动。

 

山洞潮湿,我便没有将萧景琰放下来,而实际上,我也没有这个力气了。脚踝仍在流血,痛到麻木,寒意袭来,我靠在萧景琰的身边,定定地看着他。刚刚我已经为他用完了所有伤药,又再给他吃了一粒药,感觉他的体温开始没那么高了,心中略定。

 

我渐渐地觉得极其疲累、发寒,仿佛随时都能睡着,但心中想着此处危险,便撑着不闭眼,想着在前线的霓凰、断后的朱雀,还有那个迟迟未出现献计的梅长苏。

 

“你到底在筹谋什么?”我看着萧景琰,继续说道:“你不来救救他吗?”

 

愁思涌上心头,不禁哽咽泪流。

 

如是这般,我苦苦支撑了一夜未眠。黎明之际,萧景琰终于缓缓醒转,只是迷迷糊糊看着我,说道:“阿瑟,你怎么在这里?我……我又做梦了么?”

 

我赶紧握住他的手,激动地说:“不,景琰,我来了,我真的来了!”声音是极易察觉的虚弱。

 

“你怎么了?”萧景琰极力靠近我,说道:“这是哪里?”

 

我仿佛心头大石落地,松了一口气,脚上的痛楚此时更加明显了,不禁吃痛地吸了一口气,说道:“没事……”

 

大概是药真的有效,虽然极其微弱,但起码有用。

 

“景琰,”我拿出药瓶,倒出一粒药,说道:“你快多吃一粒,吃下去就没事了。不用担心,现在什么事都有我……”

 

萧景琰看着我,立马吃下了药丸,说道:“阿瑟……”

 

应该是之前消耗元气太多,他也开始有气无力了。我轻轻地抱住他,说道:“不要担心,天亮了,朱雀一定会找到我们的。睡吧,佛牙在外面保护着我们呢。你现在,什么都不用担心。”

 

萧景琰大概真的撑不住了,又闭上了眼睛,不过身体已经不那么滚烫了。

 

那也是最后一粒药丸了。

 

又过了一会了,黎明已然过去,晨光开始洒落在山林,瘴气被逐渐驱散,我的意识却越来越模糊了。

 

突然山洞口的佛牙发出了嚎叫。

 

我原是惊喜,以为是朱雀找来了,勉强撑起身子去看,却听到了男人的声音和撕咬打斗的声音。

 

“真的躲不过了吗……”我以为是追兵,绝望地看着洞口。

 

一个蓝色衣衫的男子出现了,熟悉的声音在山洞回荡:“长苏,你这个臭小子就没好事拜托我!这周瑟也是的,躲这儿干嘛啊?找死我了!诶诶诶,飞流,你放下那匹狼!!”

 

那便是蔺晨,琅琊阁的蔺晨。

 

我松了一口气,终于闭上了眼睛。



有个问题

各位朋友们
可以告诉我
你们人生至今为止
读得最痛苦但又很出名的小说吗

痛苦指的是
因为太枯燥太无聊
或者很长读不下去了

谢谢
我找虐

【靖王x侧妃】既然琴瑟起(三十)

居然写到了三十.......

恭喜大家高考结束~

日常求支持啦❤


青冥关的夜晚是喧闹的。营帐外不断传来伤兵的哀嚎声,还能听到远处传来的,隐隐约约的厮杀声。

 

萧景琰虚弱地躺在床上。他的意识时而清醒时而沉睡,但无论是哪一种状态,他都没有办法睁开眼睛。全身的力气仿佛已经花光了,背上的伤口极痛,想着火了一样。

 

仅存的意识告诉他,他可能活不长了。

 

“原来死亡是这种感觉啊……”萧景琰仿佛恢复了一点意识,他想到了当年梅岭,那七万葬身火海的将士,他的挚友林殊,是不是也是这样,忍受着这样的痛苦,慢慢地死去?

 

“真是不甘心啊!”他的脑海中掠过这个想法。一年前,自己驰援青冥关,没想到至今都未能解边境之困。如果不是想着放手一搏,也不会中了对方的奸计,受了重伤掉入河中。他苦苦挣扎了三天,最后的记忆停留在了向自己奔跑而来的,霓凰的身影。

 

他知道自己得救了,又知道自己没救了。

 

萧景琰自觉对不起霓凰,未能帮她解困,自己却成为了拖累。又觉得对不起母妃,未能好好珍惜自己,母凭子贵,自己死后,母妃在宫中的日子定要更加难过了。更觉得对不起那些故人,他一直想要为他们陈冤洗雪,最后却死在了这里。

 

他还想起了周瑟,他的阿瑟,不知道自己死后,她会不会受到牵连。

 

从小,母妃便不是个感情丰沛的人,父皇也对他淡淡的,并不会主动想起他。每次他都很羡慕,林殊可以毫无顾忌地奔向母亲的怀抱,撒娇捣乱。而他的母亲也总是笑眯眯地看着林殊。但他又不能妒忌什么,他是皇子,不能这么任性的。

 

他一直在努力地当一个乖小孩,像皇长兄一样努力,像林殊一样勇敢洒脱,又像母妃一样沉默少言。直到他遇到了周瑟,仿佛填补上了自己心中的空缺。周瑟无法无天地依赖着他,让他忍不住想给予无限的宠爱。


那些年,他们不过十几岁的年纪,周瑟有点刁蛮顽皮,虽然是世代大儒家的女儿,却被养得无法无天。放着男孩子是这种性格,总是要被打的,可偏生是个长得极好看的女孩儿,粉雕玉琢的,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小殊和她性格相似,两人玩儿得极好。他也就通过小殊认识了周瑟。刚开始的时候,萧景琰觉得这样可爱的女孩子,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不知道怎么接近,有点绑手绑脚的。谁知道,那周瑟意外的好相处。一来二去,两人就混得熟了,后来还瞒着所有人偷偷出去玩。

 

他总能清晰记得,周瑟最喜欢扑到他的怀里,咯咯地笑,说:“景琰哥哥,我什么时候能像你一样高呀?”

 

他问:“你为什么要长得像我一样高啊?你可是女孩子,不用长得那么高的。”

 

周瑟扑闪扑闪的眼睛仿佛闪着水光,说道:“长高就是长大了,长大了我就可以嫁给你了!”

 

“是啊,你嫁给我了。我很开心。”萧景琰喃喃说道,含糊不清。

 

 

周瑟把带来的药给了军医,让人扶起萧景琰喝下,那可是她过去一年,和云飘蓼一起研究的药,应该有着很强的消炎效果。药喝下一会,她便听到萧景琰这喃喃自语,虽然听不清内容,但心中有点欢喜,忙问正在把脉的军医,“殿下怎样了?可有起息?”

 

军医只是摇了摇头,说道:“此药虽好,还是得看这两日的情况,高烧太久,殿下身子太弱……”

 

周瑟虽然有点失望,还是坐回萧景琰的床边,轻轻地握住了他的手。此时,她看到了萧景琰的战袍在刚刚的混乱中掉落了,便轻轻拿过来,打算放好,却不想看到了战袍中露出了平安符一角。

 

这是当初孙若微亲手缝上的平安符。周瑟轻轻抚摸着平安符,说了声:“没想到,你我都无法护他周全。”心下黯然,眼角又泛起了泪光。


周瑟屏退左右,小心翼翼地躺在了萧景琰的身边,说道:“景琰,你什么时候可以睁开眼睛看看我?你还带着若微的平安符,也是念着她的。你如果就这样抛下我去找了她,那我定是要不放过你的。”

 

周瑟看着萧景琰的侧颜,泪水流入了那发硬的床板,氤氲出一片水渍。

 

萧景琰仿佛听到周瑟在说话,提到了孙若微。他有一瞬间以为,周瑟来了青冥关,就在自己身边。可是又怎么可能呢?如果她来了,看到自己这样,怕是要伤心死了。

 

自从嫁给了自己,周瑟就没过什么好日子。后来孙若微入府了,心性极强的她还在大冬天投河,让他受了不少惊吓。

 

孙若微是他的妻子,这是他无法改变的事实。一个皇子,不可能没有三妻四妾。不过这样也好,他当时想着,周瑟向来不爱被束缚,当一个正妃,总是有很多需要承担的职责。而当一个侧妃,只要他用心呵护,总能过得一生平安喜乐。


萧景琰和孙若微相敬如宾,他可以给她尊重和呵护,但给不了爱,对此他总是自责的。所以即便孙若微去世多年,他仍带着那平安符,见到肖似她的锦书,依然忍不住给予像妹妹般的呵护。

 

可是啊,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的,却总是周瑟。要是自己真的死了,她仍是侧妃,不能回周家,没有子嗣,不会被皇家重视。她那么要强,该怎么办呢?

 

突然,萧景琰感觉全身发热得很严重,仿佛被人掐住了脖子,不能呼吸了。

 

此刻晨光微熹,周瑟只是瞌睡了一炷香的时间,睁开眼便看到萧景琰正在大口呼气,极其痛苦,心下觉得不好了,便大喊军医,然后又是一阵手忙脚乱。

 

军医颤颤巍巍地跪下,说道:“如果还不退烧,恐怕……”

 

周瑟看着萧景琰,当机立断地说:“立刻取烧酒和水来吧。”

 

这个时候什么方法都要试试了,她用烧酒兑了水,不断地擦拭萧景琰的身子。

 

萧景琰觉得有一阵阵清风吹向自己,稍稍清凉了一些。过了好一会儿,又能呼吸了。

 

只是这阵清风还未完全褪下他的火热,便停止了,隐隐约约,他仿佛听到纷乱打斗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