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诚家的猫

拒绝任何饭圈狂热人士关注
专注he一百年

老大,生日快乐🎂

喜欢你的第九年。


愿你健康顺遂 

岁岁年年长相见

【靖王x侧妃】既然琴瑟起(四十)

病得十分痛苦的我上来发个存货,就喜欢甜甜的日常

新来的朋友可以关注周瑟这个Tag看完整故事哦~


我醒来已有三月,如今快要冬至,身体虽未大好,便想着要准备冬至的东西。如意一天都要围着庭生转,庭生也不嫌烦,除了练武,天天抱着如意跟在我的身边。庭生是个极其乖巧敏感的孩子,以前被压抑得太久,如今在这里方找回了一切童真。

 

这日冬至,他早早跟我说了要和萧景琰一起接待客人,说是苏先生要来。我看着他带着期盼的眼神,便说道:“要是想去便去吧,别带着如意了,这孩子,就会添乱。”如意扭着身子撒娇表示着不情愿。

 

庭生看着如意,尽是宠溺,蹲下来摸了摸如意地发顶,说道:“今晚哥哥来陪你吃饺子。”如意这才放过了庭生。

 

我吩咐府里先准备好了几个火盆,放在了萧景琰的书房中。如此一来,梅长苏也不至于着凉。如今我答应了萧景琰不去掺和夺嫡之事,也只能这样默默地尽微薄之力。

 

回府之后,我问过萧景琰,素素去哪里了?他只是淡淡地说道:“几个月前得了重疾,已经离世了。”我自是不信的,便去问了朱雀和煎雪。

 

朱雀和煎雪向来是我的心腹,也不会感情用事,便将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我。我这才知道,素素喜欢萧景琰多年竟已内心扭曲到如此地步,这样一来,也无法追查更多。

 

是夜,萧景琰和我,还有庭生如意,坐在一起欢欢喜喜地吃了冬至饺子。如意到底是孩子,吃了东西就犯困,夏凉便带着她下去睡觉了。庭生见天色不早,也没有久留的道理,便告退了,说是要回房再看看苏先生给他留的作业。

 

天色已晚,我自醒来后,一直用着晏大夫开的药,其中便有药浴,说是可以疏通经络。我躺了两年,难免身体僵硬,最近晚上睡觉时胸口疼痛,无法卧床,辗转反侧都是奢侈,便加重了药量,只不过,再怎么有效也得时间,今夜,似乎也是无眠。

 

当我回房之时,只见萧景琰已然在床上了,我只觉得稀奇他今日无需处理军务,但转念想到本是休憩的日子,大概他也是乏了,便静静地钻进被窝躺在他的身边。没想到一躺下,胸口仿佛被刺了利刃般疼痛,我忍不住轻声叫了出来。

 

萧景琰原也没有睡着,此时睁开眼睛看着我说:“怎么了?胸口还是疼吗?”

 

我其实感到极疼,但不想他担心,便说:“还好,只是刚刚躺得太急,磕到了…….”看他狐疑的眼神,我立刻转移话题说道:“你为何今日如此早睡?”

 

萧景琰握住我藏于锦被下的手,宽大的手掌包围着我的冰凉,说道:“我看你平日里陪着我晚睡,今日便早早帮你暖好被窝,怎么手这样凉?”

 

其实是因为太疼了才会手脚发凉,可我不能告诉他,便说道:“许是入冬寒冷,我如今又体弱的缘故吧。”

 

“那你得懂得保养自己,勿要着凉了,库房里那几块好皮子,拿来做新衣,大抵会暖和些。”萧景琰说道。

 

我微笑点头,说道:“好啦好啦,夜深了还不睡觉,一直逗我聊天…….”

 

萧景琰这才笑着刮了刮我的鼻尖,闭上了眼睛。

 

我忍着疼痛躺了一会儿实在是无法忍受,便坐了起来,抚着胸口喘气。萧景琰自是灵敏的,随着我也坐了起来,说道:“到底怎么了?疼的话我去找晏大夫…….”

 

“不要…….”我一时之间没喘上气,说道:“冬至深夜,何必叨扰老人家。我坐坐便是……兴许等会就好了…….”

 

“我看你这么坐着不是办法,还兴许会没事,我看你是兴许坐到天明。”萧景琰不容反驳地转过身去抱住,让我跨坐在他的腿上,我正好能靠在他的肩膀上。萧景琰拿过锦被包裹在我身上,一只手抱着我,一只手覆着被子,将我严严实实地护在怀里,说道:“这样可有舒服些?”

 

男子的体温总是灼热的,靠在萧景琰的身上的确暖和不少,不用躺着,也不会疼了。我在他的眼下露出半张脸,说道:“的确好了不少……但是你这样不舒服……”

 

“美人在怀,哪有男人不舒服的?”萧景琰从来不在我面前避讳这种话,我想起了素素的传闻,便说道:“那我昏睡的这两年,可有别的美人入了殿下的怀中呀?”

 

萧景琰神色一滞,说道:“心存歹念的人,即使是美人,也不过是蛇蝎。何况我心中的美人,从小到大,也唯有阿瑟一人,你何须忧愁?”

 

如此肉麻的情话被这直筒子萧景琰说出了口,倒也叫我无从反驳,但也不想让他得了嘴上的便宜,便反驳道:“那靖王殿下这些年,莫不是憋的辛苦?”我伸手环着他的腰,眨巴着眼睛问他。

 

他倒是不急不慢,将我抱得更紧,说道:“正所谓命里有时终须有,你迟早都要补偿我的。”

 

萧景琰的眼神深情而暧昧,让人无法招架,我感觉锦被之下有一处炙热的地方在蠢蠢欲动,心下自是知道是什么,满脸通红,不敢看着萧景琰,只是将头埋于他的颈窝之中,说道:“对不起景琰,我不舒服,没有办法…….”

 

“我知道。”萧景琰轻轻了吻了我的发顶,说道:“所以说啊,你迟早都要赔偿我的,此刻就别玩火儿了……睡吧。”

 

“唔…….”我再也不敢乱动,紧紧闭上眼睛。

 

许久,才听到头顶传来了一句话:“真是个小傻瓜…….”

 

这夜,我如愿进入了沉沉梦乡,一觉天明。


新鲜凯掉落(˶‾᷄ ⁻̫ ‾᷅˵)


突然发现lofter有合集功能了!


开心😃

加班加到神经痛进医院了
接下来需要休养【和继续加班】

一段时间后
会回来的

身体太痛了就不回复大家的评论了

嘴角疯狂地上扬💕

【别动,我是刘昊然的眼镜】军训沙雕段子幻想合集

就是个沙雕故事,无CP

刘昊然的军训太搞笑了,有几个脑洞想马住哈哈哈

 

1.      少女的祈祷

 

讲真,如果让我重新许一次十八岁的生日愿望,我一定不会许下这么沙雕的愿望:

 

“我好想魂穿刘昊然的眼镜!”

 

上帝那么有空为什么不先实现我上一年许的,希望成为校花的愿望,以及再上年许的,希望中个100万的梦想?

 

然而,上帝轻轻用手指弹了一下我这会思考的芦苇,说了句:“军训结束了让你变回来哈!”

 

哈你妹啊?上帝你能不能别这么无聊?

 

诶,你别走啊!!

 

2.      与男神的早晨

 

十八岁的第二天,当我睁开眼睛,我看到了近在咫尺的刘昊然的脸,吓得尖叫了起来!天啊,我上辈子拯救银河系了吗?为什么这天大的好事能砸我头上?

 

这是什么剧情?

 

命中注定我爱你???

 

噢,那你就是纪梵希了,不,纪存希!

 

正当我花痴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四肢僵硬,不明所以的时候,刘昊然醒来了。只见他缓缓地把手伸向我,将我拎了起来……

等等,我为什么用“拎”这个动词?

 

然后我就被“拎”转了身。

 

喵喵喵???

 

刘昊然走到了厕所,我这才看到了镜子。嗯,是刘昊然的帅脸没错。

 

但我在哪儿?

 

桥豆麻袋,这个视角……

 

正当我犹豫的时候,刘昊然伸手摘眼镜。我的视角开始面对着天花板以及刘昊然的鼻孔。

 

就算看到鼻孔也好帅啊…….

 

等等,这不是花痴的时候,我他妈变成了眼镜??????

 

3.      再帅也与我无关

 

人生就是这样跌宕起伏,我变成刘昊然的眼镜已经三天了。然而全世界都看得到他,只有我看不到。我只看得到迷弟迷妹……..

 

每次有迷妹要来拍照,我都要被戳。为什么?主人太害羞,每次都会低头戳眼镜啊…….

球球你们放过他吧,我快被戳死了!

 

4.      当眼镜好无聊

 

我认为作为一副称职的眼镜,我应该认真观察【围观】主人的一切。结果,我发现,刘昊然好无聊……

 

军训的时候目不转睛,我求你转头让我看看隔壁的大帅比,以及对面的萌妹纸,你一直看着树干嘛?

 

回到宿舍就打游戏哦,我喜欢打游戏啊,可你打游戏居然摘眼镜?喵喵喵??

 

好吧,这都算了,人家上课,这么无聊的理论课求你睡觉啊!!!你目不转睛看着黑板干嘛?

 

我不想见到马克思他老人家…….

 

5.      刘昊然的想法

 

其实我一直近视,但是当艺人又不能戴眼镜,军训终于可以肆无忌惮戴眼镜啦哈哈哈

 

可我最近发现,我的眼镜怪怪的。我老是觉得它在偷看我……

 

我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

 

我也不知道。


关关和小蚯蚓在最近一年的两部大热剧中
成功交换了男朋友233333

【既然琴瑟起】出本予定!

占tag24小时后会撤,请多多包涵❤️


突然想写的靖王侧妃系列,最近终于走过了十二年的苦难时光❤️

虽然远远还没写完,字数已然突破10万字了,打算自割腿肉出版。出版的版本目前打算会把那些被我自行和谐掉的车补上😊

看了看还能坚持到现在的小可爱也没几个了,纯粹当留个纪念,先来调查一下如果出有没有人要,没有的话也没关系,我都会印个几本放家里哈哈哈哈

梳理一下,这个系列如无意外【我的意思是加班不让我死亡的情况下……】,会在年前完结【天啊说出来太心虚了😢】

虽然写得很烂但出本意愿强烈,就忍不住跟大家讲一下。价格的话,也不打算赚钱,到时联系了出本的再说哈~

或者大家可以给我推荐出本的链接哟!

💗

【靖王x侧妃】既然琴瑟起(三十九)

终于醒了,阿瑟啊.....

新来的朋友可以关注周瑟这个Tag看完整故事哦~

顺便预告一下,下集开车hiahiahia


我在水中挣扎了许久,不能视物,只觉得天旋地转,无法呼吸。

 

果然,一切都要结束了。

 

再次睁开眼睛,我应该会见到妈妈,见到熟悉的现实,继续我原本的人生,而这里的一切,会再次成为书中故事,再也与我无关。

 

只是,我不甘心。为何我如此这般小心翼翼,不存害人之心,却一次次陷入险境。或许,我想守护萧景琰之心终究难如愿。原来,由始至终,周瑟都是我,我也是周瑟。长长久久地在故事之中,我也成了这故事中人,无法逃脱。

 

我好想你啊,景琰。

 

过往的时光在我眼前流逝,我企图抓住那些流光,却只能放任它们流逝。那个孩子,我知道萧景琰一定会唤她如意。故事的原本,可能并没有这个孩子,不知能否平安长大,我终究对不起她。

 

我的呼吸越来越困难,心中的苦痛让我眼角沁出了泪来。只是突然觉得一阵巨大的迫力从喉间袭来,仿佛带来了新鲜的空气,我觉得忍不住翻涌的压力,猛地吐出了什么东西,瞬间觉得呼吸顺畅了。

 

又过了许久,慢慢地,我恢复了知觉,感觉能睁开眼睛看见了。

 

映入眼帘的,不是现实的风景,而是萧景琰担忧的脸。我只觉得这一切都不真实,并无言语。只见萧景琰眼中泛起了泪意,多少年了,他没有在我面前哭过,如今,却哭得不顾一切。

 

我身子绵软,甚至无力去拭去他的泪水,转眼看向四周,我正躺在一张铺着松软的锦裘的床上,周围是极其雅致的摆设,看来并不是靖王府。而在我的床边不远,正站着一个面若银盘的年轻姑娘,看起来气质不凡。

 

她发现了我的注视,上前行礼说道:“参见侧妃娘娘,民女宫羽,恭贺娘娘醒来,这便去告诉苏先生和晏大夫,先行告退。”

 

宫羽匆匆离去,我也无力挽留。我不想去知道追究现在处于何时,只是庆幸我还是回来了,奋力地说道:“景琰,好久不见。”

 

我们无法拥抱彼此,萧景琰激动地无法言语,只是紧紧握住我的手,将我的手贴在心口,炙热的吻落在我的额头,许久,才说道:“都睡两年多了,如今醒来,便不可再抛下我们了…….”

 

原来已是两年之久了。我看着萧景琰的形容略显憔悴,问道:“你怎么……这般狼狈?”

 

萧景琰的眼中闪过一丝恨意,但转瞬说道:“并无什么大事,我已经处理好了。往后的所有事,你都不用管。”他握住我的手力度收紧,说道:“你只要在我身边,就可以了。”

 

“好。”我安心地看着他,心下明了,微笑着说道:“我相信你。”

 

我们还有许多话要说,但门外进来了几个人,打断了我们的重聚。我看到那为首的人,便是我盼了十一年,希望他能再次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往日少年,梅长苏。

 

他一身布衣,举止进退有度,谋士风范在举手投足之间展现。梅长苏缓缓施礼,说道:“参见侧妃娘娘,在下苏哲,乃靖王殿下的谋士。昨夜事急从权,便将娘娘移到了苏宅。正好宅中有着妙手大夫,帮娘娘清除了体内余毒,如今娘娘的身体已然无碍。”

 

“如此一来,虽我不知是发生了何事,不过我相信殿下,定不会置我于险境。那么,苏先生,定是可以托付之人。”我费力地说了这些话,觉得口干舌燥,便干咳了几声。萧景琰连忙将我轻轻抱起,拍着背顺气,用责怪的语气说道:“这才刚醒来,何必说这些话?你只管好好休息就行。待我清理完靖王府,便带你回去。如意和庭生都很想你……..”

 

梅长苏看着我们,眼中的不忍之色转瞬即逝,埋藏于深深眸中,说道:“如此,殿下便来与苏某商议,早日解决麻烦,娘娘也可早日与殿下团聚。”

 

他的话轻飘飘的,却让萧景琰的脸色变得难看,仿佛是想起了什么愤懑的事情,只是又把情绪压了下去,温和地对我说道:“阿瑟,我去去就回,你好好吃药休息。最迟,最迟明日,我们便回府。”

 

“嗯。”我依依不舍地放开了萧景琰的手,看着他和梅长苏出去,宫羽进来,送上了一碗药,细细地喂我喝下。我喝下药之后,头昏昏沉沉的,再次睡了过去。

 

等到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黄昏了。萧景琰握着我的手靠在床边,头抵在我的手上,似是睡着了。我下意识地动了一下,他便立刻惊醒,说道:“怎么了?阿瑟你要什么?”

 

我觉得好笑又心疼,说道:“不要紧张,对不起,我把你惊醒了。”

 

萧景琰揉了揉眼睛,久违地笑着,说道:“过去两年,我经常做这样的梦。如今你真的醒来了,我都养成习惯了。”

 

我的身上已经有了点力气,撑着身体想坐起来。萧景琰急急站起来,说道:“你躺着别动,要什么我帮你拿!”

 

待他凑上来,我轻轻搂住他,说道:“我什么都不想要,我只想抱抱你。”

 

我感到他的身躯一滞,随后用力地抱住了我,仿佛想把我揉进他的身体般,炽热的体温伴随着心跳传来。

 

“景琰,你信不信,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我闻着他身上熟悉的气味,说道:“那个梦里,我回到了以前。那段我落水之后失去的记忆,在梦里重现了。”

 

萧景琰将头埋在我的鬓间,在耳畔低声说道:“那可有梦见我?”


“有,我梦见你了。那个梦里,春天是你,夏天是你,秋天是你,冬天也是你。那时的我们都好小,大家都还在。”我说着说着不由哽咽。

 

萧景琰放开了我,看着我落泪,便轻轻拭去我的泪水,说道:“阿瑟不用担心,以后的日子,春天有我,夏天有我,秋天有我,冬天有我,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只是如今,我必须告诉你一件事,如果将来我因此连累了你,你必须舍弃我,保全自己。”

 

“为什么?”我疑惑地问道。

 

“阿瑟,我已经参与夺嫡了。苏先生便是我的谋士。夺嫡之路少不得刀光剑影。我并无意那高高在上的皇座,但只有得到那个至尊之位,我们才能,才能为故人洗雪。”萧景琰坚定地看向我,说道:“你无须费心帮助我什么。只要你和如意都好好地保全自己,我便没了后顾之忧。”

 

“景琰,我和你成婚,已有十二年了,还有什么不可以共担?我会好好保全自己,也会支持信任你。”我抚着他比过去黝黑了许多的脸庞说道。

 

“阿瑟…….”萧景琰将我搂紧,低沉地说道:“萧景琰此生定不负阿瑟。”

 

这天夜里,萧景琰将我悄悄带回了府中,却不居住在西苑,而是在他书房所在的北苑清出了新的院子,让我住了进去。原来的院子,他说,那个院子因为失火已经毁了。

 

我觉得蹊跷,但见萧景琰并无要说的意思,也不再问了。夏凉抱着一个小女孩进来,激动得无语伦次,说道:“娘娘,奴婢盼了这么些年,终于……..您快抱抱如意小姐!”

 

如意生的极其可爱,圆滚滚的眼睛盯着我看,稚嫩的声音说道:“娘亲……醒了…….”随后乖巧地扑到我的怀里笑呵呵地撒娇。而我却再一次落泪,对于这孩子,我实在是亏欠许多…….

 

我抱着如意,萧景琰将我们拥入怀中,一家三口,这才团聚了。

 

金陵的风起了,而靖王府却固若金汤,仿佛什么都吹不进来。

 

自然,我和萧景琰心下明了,此风,是期盼已久的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