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诚家的猫

拒绝任何饭圈狂热人士关注
专注he一百年

【含璋日记】伪琅琊榜续-宫变

终于到了全剧的高潮了

前面说看不懂的现在可以看懂了吧

太紧张了写到流汗......

上一集


“已经开始了吗?”怀安担忧地走到了太子政身边问道。

 

“应该是了。原本以为把你们放在这里最安全,但我低估母后的势力了。如今,我们一起去武英殿吧。”太子政紧握着怀安的手,说道:“对不起,我终究将伯父牵扯了进来。”

 

“如果是罪孽,就让我们一起承担吧。”怀安看向太子政的眼神决绝而悲凉,随即,她向我和言钰跪下,深行一礼,说道:“姐姐,此刻正是千钧一发之时,请随我们同行武英殿。”

 

我深感今夜似有大变,但仍然抱有许多疑虑,一时之间踌躇不前。此时,言钰与我说道:“玉儿,此处恐怕不宜久留,长林王和王妃此刻仍在武英殿中,无论如何,我们都需要前去接应。”

 

我不解言钰此刻为何再次称呼父亲母亲为长林王与王妃,只是眼下在这里并不会有任何进展,便跟随他们去了武英殿。

 

冷宫外面早已被太子精锐亲兵团团围住,我们在亲兵的拥护下,跨过了半座皇城,来到了武英殿。从外面看,武英殿内灯火通明,外面则是空无一人,连平常巡夜的士兵都没有,着实诡异。

 

太子政一挥手,身边的副将便上前,向武英殿内大喊:“皇后造反,企图弑君夺位。太子政大义灭亲,前来救驾!武英殿内众人还不束手就擒!”

 

说罢,身后的士兵纷纷利剑出鞘,弓箭手也立刻就位,形势一触即发。言钰紧紧拉着我的手,眼神坚定。

 

此刻,我才意识到,无论我多么深思熟虑,推测敌人的下一步如何走,如今大家已经走到了这最后一步。那就是,我们都不愿意看到,宫变。

 

武英殿中走出一个人,隐约可以辨认是陛下身边的近侍,只见他颤颤巍巍地大喊道:“皇后娘娘请太子殿下、太子妃殿下以及言家夫妇入内,其他人均不可妄动……”

 

太子的副将紧张地说道:“太子殿下万万不可!此中恐怕有诈!有个万一,我们…….”

 

“母后等今日等了许久,也应该有个了断,殿外有你们,本宫从未担心。只是此事是我们皇家的事,并不想牵扯他人。言兄便留在殿外,不必参与了。”

 

言钰与太子政对视一刻,便说道:“如此,我便在此处等待。只是含璋必定想要进去的,如果有任何不测,我恐怕不会在此坐以待毙。”

 

“那是当然。众军听令,言钰便如同我本人,如有任何命令,需得听从。”太子政对着在场的所有人说道。

 

“如同本人。我怎么不知你与太子政竟然熟络到这个地步?”我看着言钰,冷冷地说出心中的疑问。

 

“玉儿,你只需知道,无论如何,我都是与你在一起的。你可以信任我。”言钰并不发恼,只是将我拉进怀中轻轻耳语。

 

如此这般,我和太子夫妇便只身走进了武英殿中,没想到,眼前的情景让我惊讶地久久不能平息。

 

陛下发髻散乱,嘴角带着一丝血痕,意识看起来并不清醒地靠在龙座之上,我的父亲萧平旌则是被一名黑衣人用剑指着,站定在了殿中。一向温婉沉静的母亲此刻也利剑出鞘,护在了陛下前面。殿中一片狼藉,似乎已经有了一场恶战。

 

一个穿着华服的女人缓缓行至殿中,眉目柔情似水,却暗含杀机。只见她走近了两步,对着我们说道:“本宫叫你们进来就是想看看,本宫的好儿子,好儿媳,打算怎么对本宫?不如就让你们看着你们敬重的父亲,和那闻名天下的长林王,今日如何血溅殿前?”

 

“儿子竟不知,母后的狠毒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难道儿子当了皇帝,母后与幼弟便会被赶尽杀绝吗?未来的皇后并不出于温家,真的如此令母后在意吗?”太子政上前一步说道:“如今将长林王一家卷进来,母后觉得自己的胜算便可增加了吗?”

 

看来这个华服妇人便是中宫皇后温氏,我看到怀安的手微微颤抖,心中不忍,稍稍向前将她护于身后。

 

父亲看到了我们,大喊道:“你们都没事吧?为何要进来!”

 

母亲差点握不住剑,却又死死忍住,眼泪不断落下,说道:“太好了!你们都没事…….”

 

“奚儿,你没事吧?莫要害怕!今日我哪怕拼了命,都会将你们带出去!”父亲眼神坚毅,是我从未见过的神情。

 

黑衣人则是步步逼近,不让父亲动弹一步。

 

“锦帛尚且动人心,那高高在上的帝位又令多少人变了心智。什么夫妻同舟,什么血浓于水?最后都比不过那江山万里!你从小便由你父皇亲自教导,长大之后屡屡与母家作对!你舅舅为了你父皇立下赫赫战功,竟然因为贪图了一点点军饷便被砍首?而你,却丝毫不为他求情!将来母后又怎么能确定,你会不会为了帝位,对贞儿下毒手?”皇后狠狠地说道。

 

“母后认为舅舅的死真的只是因为贪图军饷吗?他可是通奸卖国!他的赫赫战功,都是里通外应的结果!父皇是仁慈,念在他是母后的亲弟弟,不想株连,才找了个罪名只将他斩首,母后却一直错怪父皇。温氏在朝堂之上,结党营私,一家独大。朝中重臣皆是顺者昌,逆者亡。这么多年了,你们架空了父皇。一旦父皇有什么不测,最让你们容不下的,怕是我这个不听话的太子!”太子政字字句句,掷地有声。

 

“你原本可以听话的。你为什么要娶长林的女儿?是为了取悦你父皇吗?母后一直不懂那长林一家到底有什么魔力,让你和你父皇都那么偏爱?直到你的父皇午夜梦回,说出了那个秘密,我才知道,你们居然想把这个天下分出去?”皇后温氏抬头大笑,转头指着那意识不清的陛下说道:“我的陛下,死死地守着这个秘密,活活把自己逼死。不知道那黄泉之下的陈氏会不会等着他此刻便来相聚…….”

 

“皇后为何要如此诅咒陛下!无论陛下如何削弱温氏的势力,终究没有动你,你依然是高高在上的皇后。武靖帝在世时最恨党争,无论是陛下还是长林,从来都不希望朝廷是一家独大的局面,皇后觉得我们容不下温家,那温家又何曾容下别人?”父亲并不畏惧利刃在前,对着皇后大声说道。

 

“皇后?哈哈哈哈我也只是皇后了。我与陛下年少夫妻,一路走来,不知从何时起,他便只会唤我皇后了。他的心中,只有那个低贱的哑女!为什么?既然如此,既然如此便让我温氏世代为后吧!可我这贴心的儿子,心里只有这个红颜祸水!”皇后怒指怀安,心中的怒火皆化作利刃般的眼神。

 

“母后,我知道您不喜欢我,我嫁给政哥哥之后,从未忤逆您的意思。您从小便对政哥哥寄予厚望,悉心栽培,我理解您不喜欢我让他受到了世人非难。所以…….”怀安声音发颤,轻轻抚着自己的小腹,说道:“即使你让我喝下避孕的汤药,我也从来不去拆穿。只是,政哥哥还是发现了…….”

 

太子政紧握着怀安的手,说道:“我知道母后你不想我们有孩子。可是怀安何辜?稚儿何辜?如今怀安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了,即使如此,你也要赶尽杀绝吗?”

 

“母后当然知道开弓没有回头箭,从你踏进武英殿的那一刻,我们的母子情分早已断得一干二净了!狡兔三窟,我早知道你调动亲兵围住了武英殿,但那区区亲兵,怎么比得上大内禁军!你且去看看,外面是谁的天下?”

 

我听到此话,想到言钰还在外面,心下大惊,立刻冲到门外看。

 

只见太子亲兵早就被禁军团团围住,言钰一袭白衣,立于万人之中,眼神决绝。



评论(17)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