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诚家的猫

拒绝任何饭圈狂热人士关注
专注he一百年

【靖王x侧妃】既然琴瑟起(二十)

周瑟系列回归!

靖王宝宝和侧妃周瑟的艰苦岁月走到了西山营

难得轻松,就摸鱼一下啦

北极圈幻想CP日常求支持!


西山营的日子比我想象中的要艰苦,尤其是夏天,十分炎热,蚊虫极多,晚上总是难以入睡。我这身体本来就遭罪颇多,体虚体弱,短短一个夏天,便中了几次暑热,军营中向来没有什么精细的食物,都是粗茶淡饭,弄得我每天都食不下咽,日渐消瘦。

 

萧景琰见状曾经多次提及让我回周家或者回金陵,但我总是连哄带骗地拒绝他。无论是周家还是金陵,对于我来说,都是极其孤独的地方,大概只有跟着他,心中才会觉得安定吧。拒绝了几次之后,萧景琰也没有了办法,只好吩咐夏凉好好照顾我,并且时不时打猎一些野味回来让我补身子。

 

长相肖似孙若微的锦书似乎察觉到我对她的忌惮和疏远,倒是主动远离了我们,有的时候,远远看到我和萧景琰,她便会绕路走开。有的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过于多疑和苛刻。不过小心为上,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而萧景琰的日子也并不好过。每天都要练兵,时不时周边地区的小暴乱也要去平乱,又要防范邻国的任何一丝风吹草动,劳心劳力。萧景琰向来都是努力之人,我看着他,每天晚上都会看兵书和各种行军布阵图到极晚,便知道,这些年,他那些战功,都不是侥幸,而是日积月累的努力。

 

在那些没有长兄、没有朋友的孤独日子里,他就是这样,一日日地修炼自己,无论外界有多少流言蜚语,金陵又给了他多少刁难,他仍然坚守自己的内心。

 

靖王自有靖王的风骨。这句话也总算真实地展现在我面前了。

 

让我缠绵病榻的夏天终于过去了,疏风朗月的秋天悄悄而至,我的身体也逐渐好转,可以时不时外出散心,胃口也变好了。在那些萧景琰练兵处理军务的日子里,我便坐在一旁,看着来自各地济风堂的情报,记录下所有与未来有关的线索。

 

萧景琰以为我是在帮周游立国的周贤处理济风堂的事物,闲暇时总是会抱怨一两句,说道:“五哥未免太过分,自己外出就将医馆丢给你,做了快活的甩手掌柜,弄得你不得好好休息。”

 

我头也不抬地在灯下看着各地的情报,说道:“哥哥向来性格飘逸,医馆的事情还是我帮衬着才不至于亏本。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

 

萧景琰便不再过问,继续低头看兵书了。我突然看到金陵济风堂的信报,心中觉得奇怪,便问景琰,说道:“宁国侯府的萧景睿如今几岁了?生辰过了吗?”

 

萧景琰眉头紧锁,思考了一会,说道:“景睿?生日仿佛过了几个月,十七岁了。怎么了?我记得你和他并无什么交集啊?”

 

我看着情报,上面写的是:言府公子言豫津缠绵病榻已有两年,问遍金陵名医皆无果。好友萧景睿昭告天下帮其寻找名医。

 

如果我的记忆没有出现偏差,书中记载,言豫津缠绵病榻之时,萧景睿一直陪伴在他身边。在萧景睿十五岁之时,言家请来了云飘蓼诊治。萧景睿因此对云飘蓼一见钟情,一番因果之后,才有了后来与梅长苏的交集。

 

然而眼下,萧景睿已经十七岁了,还没有遇到云飘蓼。整整推迟了两年。云飘蓼此刻在哪里?如果没有了云飘蓼,萧景睿如何与梅长苏结识?当然,梅长苏神机妙算,没有了一个云飘蓼还可以有很多方法。可是这便有了不同。

 

与原本命运不同的展开出现了。是不是可以说明,故事可以改变?当初我对我的胎如此紧张,后来遭遇大祸我也没有将责任推到景琰身上除了理智之外,更是相信自己的记忆,萧景琰在登基前并无子女。

 

如今,萧景睿十七岁尚未遇到云飘蓼,是否就是一个变数,从此改变所有的人的命运呢?如果云飘蓼再次出现,她是不是还是会对萧景睿的倾心视而不见呢?

 

我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不知不觉越来越靠近灯火,突然,萧景琰一声惊呼丢下手中的书跑过来将我拉进怀里。我还未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萧景琰呵斥道:“怎么一点不留心,再往前你该烧到头发了!”

 

“哦,好,我知道了……”我仍然未从思考中反应过来,突兀地问道:“景琰,我们回金陵之后,去看看言豫津吧。我听说他病了很久很重……”

 

萧景琰似是不解,反问道:“我怎么不知道你和他有私交?”

 

“啊……我,我之前在宴席和他说过几句话,觉得这个孩子甚是有趣,眼下只是觉得可怜罢了。更何况,言侯国相之才,你也应该多多交往才是。”我胡乱地搪塞了过去。

 

萧景琰仍然眼神中带着疑惑,不过我的请求也合情合理,也就没有再追问了。

 

 

灯火摇曳,四下寂静。我们两人继续各看各的书,心中思考着各自的疑问,长夜无言


评论(10)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