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诚家的猫

拒绝任何饭圈狂热人士关注
专注he一百年

【靖王x侧妃】既然琴瑟起(十二)

突然记起等下有饭局,先发为敬~

日常求留言求支持,么么哒(づ ̄ 3 ̄)づ


*突然想写的冷门幻想cp系列

*穿越系靖王侧妃原创女主

*靖王侧妃与靖王苦难相依的十几年时光补缺


萧景琰收复夜秦小国的消息也传回了金陵,虽然并非壮举,但却实打实的是他的第一桩军功,静嫔与我都十分开心,得知他不日就能回来,皆心中大定。

 

金陵今年的冬天特别寒冷,不过是初冬,还未下雪,便以让人冷得牙齿打颤,金陵城中也出现了许多冻死的流浪汉。不少的达官贵人家会有在冬天施粥的习惯,我想着这也是个为萧景琰建立名望的机会,便也组织靖王府施粥,毕竟也是助人为乐。

 

近来那越氏每天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晃得我眼晕,心想不能让她每天在这里白吃白喝,就拉着她一起出去施粥。越氏二话不说就拒绝,说道:“我可是靖王侧妃,才不要和那些脏兮兮的人在一起呢!”

 

我不听这些,让婆子把她架出去,跟她说:“要是丢靖王府的脸,你这个月就继续吃青菜豆腐。”没想到这倒让她消停了。刚开始两天她还十分嫌弃,后来却出奇得安静了起来,认认真真地施粥了,这我倒开始不理解了。

 

不过昨天施粥的时候的确是出了点小事,可能是天气太寒冷,有一个孩子看起来饿了许久,在接我手上的粥时狠狠咬了我一口。冬暖当下就急了,推开那孩子,谁知又被那孩子咬了一口。家仆们纷纷上来抓住那孩子,那孩子痛哭说自己太饿了,出现了幻觉以为是好吃的。那孩子不过五六岁的样子,看上去脸色苍白,的确是孱弱样子,我们也就没有追究了。

 

只不过那伤口却是咬得深了些,都见血了。近日周贤被我说服去了琅琊阁看那身中火寒之毒的病人,府中只有平日当值的大夫,倒也细心妥帖。我和冬暖包扎完之后伤口愈合得不错。就在此时,我们收到了萧景琰到金陵的消息。

 

萧景琰是在金陵下初雪的那一天回来的,一回来就来了我的院子,气得越氏在自己院子又摔碎了许多东西。

 

风尘仆仆,日夜兼程赶回来的萧景琰被我按坐在垫子上,我转身便走进了内室。

 

我早早备下了热水和饭菜,此刻便问他,“景琰,你是要先吃饭还是先沐浴?今晚的菜都是你喜欢吃的,你从宫里回来一定没有吃东西吧?还是说先沐浴?热水已经准备好了,我…….”

 

突然感觉到有人从身后搂住了我,久违的声音响起:“这几个月,你过得好吗?听说周贤来了。”

 

我转过身去,伸手环住他的脖子笑着说道:“不是天天写信了么?你看我都胖了……五哥是来金陵游玩的,此刻又出去了。怎么?你该不会不想尽地主之谊吧?”

 

萧景琰轻轻地在我额头一吻,说道:“怎么会呢?我只是担心你。如今看你和孩子安好,我便放心了。”

 

“看你话那么多,估计是没饿,先去洗一洗吧,换些家常的衣服,你这铠甲太硬了些。”我一边说着一边帮他解开铠甲。

 

热气腾腾的水汽氤氲了整个内室,萧景琰说道:“你身子不方便就不必伺候了,快出去歇息吧。”

 

“你难道是想让越氏来吗?”我故作生气地说。

 

“好好好,你来吧。”萧景琰无可奈何地看着我,但转身又笑着说:“终于又看到你妒忌的样子了。”

 

“我才没有妒忌呢!我跟你说,那越氏根本就不是什么世家贵女。我让冬暖查过了,她只是越妃母家一个旁支的庶女,从小在村野长大,但他的父母一心想攀附权贵,中间不知怎的搭上越妃。我猜啊,越妃就是想侮辱我们,才把这样一个人放进来…….”我帮萧景琰把中衣脱下,这才看到了他的后背。

 

“那越氏无论什么身份都从未在我眼中,所以你根本无需在意。如今我们…….”萧景琰感觉到后面传来啜泣声,连忙转身看着我。

 

我早已忍不住流泪。萧景琰连忙说道:“怎么了?是不是我说错什么话了?好端端的怎么哭了呢?”

 

“你不疼吗?”我想起刚刚看到他后背上的刀疤伤痕,是那么的深,那么的长,新旧交叠,继续说道:“这才几个月的时间呀…….”

 

萧景琰没有想到我是因为这个而哭的,便轻轻将我拉到怀里,说道:“战场凶险,难免会有死伤,如今我不是好好地回来了吗?”

 

我靠在萧景琰的肩头,只觉得他实在承受太多,而未来的时光太长,让人感觉不到期盼。此时,我想起一事,或许能够使他开心,便说道:“景琰,我有个关于孩子的好消息要告诉你。”

 

萧景琰看着我,疑惑地说道:“是什么好消息?”

 

“那个孩子,活下来了。”我压低声音地说道。

 

萧景琰仍然不明,继续问道:“哪个孩子?”

 

“祁王的孩子,祁王妃拼死生下了他。我和纪王爷合力将她和一个女死囚换了身份,如今那孩子正在掖幽庭中。”我声音略带激动又忍不住压下。

 

“什么?”萧景琰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激动地追问道:“你是说,皇长兄尚有骨肉留在人间吗?”

 

“是的!明天便是朔日,我们可以一同入宫,我便带你去见他,那孩子已经半岁了。”我殷切地看向萧景琰。

 

他似是喜不自胜,说道:“太好了!阿瑟,谢谢你!”

一时无言,只是紧紧相拥。

 

不知是否水汽氤氲的缘故,堂堂七尺男儿,征战沙场的铁血硬汉,此刻却红了眼眶,眼泪滴落我的肩头。或许,那关于祁王赤焰的点点滴滴都是萧景琰心头的烙印,随着岁月的流逝不断加深,无法磨灭。

 

又或许,陪伴他走过这段漫长的岁月,便是我到此的目的。

 

可惜那个时候的我并不知道,命运其实从未放过任何人。无论如何努力改变,都难以改变那原定的结局。




评论(11)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