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诚家的猫

拒绝任何饭圈狂热人士关注
专注he一百年

【靖王x侧妃】既然琴瑟起(十)

终于好了点,起来更新一下。

本章没有靖王宝宝(打仗挂机中......)

日常求留言求支持,么么哒(づ ̄ 3 ̄)づ

*突然想写的冷门幻想cp系列

*穿越系靖王侧妃原创女主

*靖王侧妃与靖王苦难相依的十几年时光补缺


周家到了我这一辈,男丁繁茂,单单我就有五个哥哥,唯有五哥哥周贤与我年龄相仿,平日里十分亲近。这几年,周瑟的往日回忆一直都在我的体内复苏,有的时候,我甚至会忘记自己原来的身份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但无论如何,既来之,则安之,这条路,我要走到最后。

 

我让周贤来金陵的原因是,我需要多一双眼睛,多一对耳朵,帮我去了解局面,或许,景琰未来的路能够因为我的小小努力而走得坦荡些。近来,我借着这身孕去结交了不少大臣的夫人家眷,渐渐地,对真实的状况更加了解。

 

其实,萧景琰在不少忠臣良将的眼中还是评价不错的,但过于耿直又被祁王事件牵连,难免大家不敢靠近。如今只是户部侍郎的沈追在新任太子与誉王两派势力中并不起眼,但他的夫人陈氏却是十分泼辣,在金陵的世家夫人交际圈中倒也十分突出。陈氏虽然泼辣,但为人正直坦荡,相交起来倒也令人舒心。

 

景琰知道了我怀孕的消息之后十分开心,一连回了三封信给我,说要让我保重自己,他马上就能回来了。但我知道,他与夜秦有一场仗要打,并非能够“马上”回来的境况,便在信中告知他不必赶回来。景琰的军功越多越好,沙场铁血赢回来的名望比任何的阿谀奉承都让人敬畏,我不能成为他的绊脚石。

 

金陵的深秋红叶极美。在一个午后,我正准备喝完安胎药歇息的时候,一个飘逸身影冲了进来,冬暖紧随其后喊着:“五少爷你慢点儿,小心冲撞到娘娘!”

 

还是像往常一样,冬暖拦都拦不住。

 

我后退两步挡着来人的手,说道:“五哥,我长大了,你不能掐我的脸了。”

 

那穿着淡蓝色衣衫的少年瞪着眼睛看着我,轻叹一声,将肩上的药筐随意丢到一遍,抄起桌上的茶水一饮而尽,额间仍可见薄薄细汗,他说道:“是啊,阿瑟长大了,也嫁人了,再也不和五哥玩了。亏得我收到你的信立刻从南楚赶回来,还把同行好友丢下。真真儿是不值得呀!”

 

我缓缓地坐在他身旁,递给他帕子,说道:“我怎么知道你去了南楚,我还以为你还在我们周家的药炉旁修炼成了一只炭火精了呢。”

 

“诶,你五哥我可是和几个哥哥不一样,他们想救这个天下,我却只想救百姓。我对赤焰之案和许多你与靖王的遭遇有所耳闻,如今天下已经不是我们可治的了。还不如就做一个行医之人,实打实地救人。”周贤说话时眉飞色舞,跟童年记忆中的飘逸少年影像重叠。

 

看来心性未变,我笑了笑说道:“你还没说为什么去了南楚呢?”

 

“我最近结交了一个好友,我们都是学医之人,听闻南楚有不少奇异花草,我们便相约去采摘研究。说来啊,南楚最近老是不安分,屡屡进犯云南边境。那云南王的郡主穆霓凰,前几天亲自披甲上阵杀敌,才十七岁的少女呀!威风凛凛,将敌人打得溃不成军,不愧是将门虎女!”周贤说了一大堆话,又喝了一杯茶。

 

我想起了霓凰,那个数月前仍在我面前哭泣的少女,不过这么短的时间,便收起了自己所有的悲伤和绝望,扛起了自己肩上的重担。如果林殊还在,霓凰就不会用这么残酷的方式成长起来。

祁王赤焰一案,对我们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一场灭顶之灾。


思及此,我不禁垂目,轻叹了一声,说道:“唉,不说这些了,我让五哥你来,是想拜托你帮我许多忙。”

 

周贤托着脸细细地看着我,说道:“我的好妹妹,你仗着我宠你,还真的是狮子大开口,一说便是许多忙,还真的是…….”

 

周贤虽然是我这辈中最“离经叛道”的人,少时极富才情,一直被称为神童,然而过慧易夭,他懂得越多,便对这朝政绝望,在我出嫁的前年,他便一心学医。听说这几年,他潜心向学,竟然也开始闻名于江湖。如此这样一个惊才绝艳又值得信赖的人,是我现在这个时候最需要的帮手。

 

“首先,我需要你,帮我保住这一胎。”我抚着小腹,坚定地看向周贤。

 

周贤疑惑地搭上我的脉,片刻便说道:“我在信中知道你有喜了,如今看来脉象甚是稳健,你是觉得自己何处不舒服么?”

 

“五哥也不是愚蠢之人,这皇城之中杀人不见血的方法多得是,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的妹妹天生便不如你聪明。眼下我身边能够信赖的只有冬暖一人,可她年纪尚小。”我略带担忧地说。

 

“原来如此,看来你这几年,过得并不舒心。这个好办,五哥虽不是妇科圣手,不过这种嘱托还是可以帮你的。”周贤自信满满地说。


“另外一件事,对目前的你来说,恐怕有点难…..”我试探地说道。

 

“你是在看不起你五哥吗?你说,我什么时候失败过?”周贤的性格还是以前那样,自负又狂妄,不过这也是他的好处,敢作敢当。

 

“你且听我说,这件事不在现在,而在将来。你可否答应我,保守秘密,并且不问为什么,帮我?”我用郑重的眼神看着他,说道。

 

“阿瑟,从小到大,我都帮你瞒过多少次闯过的祸了,你就说吧。我啊,真拒绝不了你的请求。”周贤扶额,神色逐渐凝重。

 

“我想让你,从现在开始,用尽一切方法,找出彻解火寒之毒后仍然可享天年的方法。”我一字一句,对周贤说道。

 

 



评论(5)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