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诚家的猫

拒绝任何饭圈狂热人士关注
专注he一百年

【靖苏】萧景琰与七个梅长苏(三)所谓铠甲

*靖苏玄幻向:故事设定在乌金丸中毒之后,梅长苏的七魄脱体而出搞事情。

*靖苏无厘头温暖向

*自己都觉得很雷的设定,慎重阅读



注:为了方便大家阅读,在此说明七魄的设定,七魄分别代表了梅长苏的七个被剥离的属性。只有七魄归位,梅长苏才有真正活下去的可能。而本文的主旨,则是通过七魄去探究梅长苏的内心故事,便于大家理解,其实设定有点像kill me, heal me。我也觉得有点雷,没人骂我的话我再往下写吧哈哈哈……..以后的文中便会直接以魂魄的名字称呼。



第一魄名尸狗:冷静机敏,对环境感知很强,自身的武力值max。

第二魄名伏矢:七魄之首,为主要意识,擅长谋略,一直用心保护本体。

第三魄名雀阴:一切美好情感的汇聚,主要是林殊的意识残留。

第四魄名吞贼:防御异己,会不择手段地铲除一切阻碍,是阴暗意识的汇聚。

第五魄名非毒:愤怒和暴躁的集合体,是冲动的根源,经常无法控制自己。

第六魄名除秽:吸收一切的悲伤情绪,每天都活在痛苦之中,想结束自己的生命。

第七魄名臭肺:安静但又不可缺少的存在,看起来很开心,对什么事都无所谓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三月春猎,今年梅长苏会和萧景琰一同前去。只是最近,梅长苏总觉得萧景琰对自己的态度怪怪的。

比如,他总是会有意无意地提起小时候的事情。有一次,萧景琰还问他:“苏先生从小在琅琊山长大吗?家中可有什么兄弟姐妹?”

虽是看起来无意的提起,闲话家常,但梅长苏总觉得怪怪的。最近还听说萧景琰带着几个先生一起来了春猎,营帐都是安排在了近处,心下生疑。

他偷偷问庭生,是不是来了新的先生教他读书,却得到了否定的答案。后来,他还派了黎纲去探了探,黎纲回来说,只是几个很普通的男子,在那里无所事事,有时会处理一些文书工作。说起相貌嘛,黎纲是这么回答的:“那几个人长得太普通了,毫无特点,纵然是我,想要在人群中再揪出来,恐怕也有困难。”

梅长苏的眉头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黎纲向来过目不忘,竟然连他都不能记住的相貌,大概就是这几个人的过人之处了。他将这个疑问藏于心中,打算找机会问问景琰。

但上天显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童路报信,誉王要围攻九安山。梅长苏和萧景琰还有蒙挚便决定去搬救兵。萧景琰即将启程,他临行前和剩下的四个魄说:“你们就不要逞强,只需暗中保护你们的本体即可,我一定会尽快回来!”

萧景琰与梅长苏的魂魄相处已久,也算是熟悉了。只是平日里十分冷静自持的尸狗突然上前一步说道:“殿下可否带上我?”

“带上你?”萧景琰疑惑地问道。

“虽然我只是一个魄,但我主管勇谋的魄,是梅长苏的铠甲。相信可以用武力助一臂之力。”尸狗行礼说道。

虽然讨论梅长苏的武力值仿佛有点冒犯,但萧景琰想起相处的这段日子里,尸狗的确不同于梅长苏的孱弱。他虽不解,但看尸狗去意已决,也没有推辞,而是答应了。

萧景琰在猎宫外告别了梅长苏,便立刻下山了。一路上飞奔疾驰,令他奇怪的是,虽然他是第一次与尸狗行动,却感觉十分默契,仿佛相识多年的战友。

“这也是因为苏先生洞察人心的技能么?”萧景琰中途喝水的时候看着尸狗说道。

“景琰,不如派一名兵士先去卫陵调动将士吧。远水救不了近火,我怕我们行程有误,猎宫便陷入了危险。”尸狗看着前方说道。

萧景琰其实也有过这样的想法,只是被
他抢了个先。尸狗似乎对行军作战很感兴趣。但在他的心中,梅长苏总是擅长文略的,行军打仗,大概并不适合他病弱的身体。那么,为什么他的魄却有着这样的才能呢?

只是请求救援刻不容缓,萧景琰也未能细究便要启程继续往前赶。三日后,他们终于杀回了九安山。

九安山早已陷入了血战,虽然还没进到城内,血腥味早已蔓延到纪城军每个人的身上和心里。

萧景琰带着尸狗冲在了前面。萧景琰向来擅长近身的战斗,一下子就杀出了一条血路,尸狗则负责殿后。不知道为什么,交给他殿后,萧景琰总是有着无来由的安心感。

誉王的营帐近在眼前,萧景琰带着兵符,誉王造反的事实早已明了,无法辩驳,也只能举手投降。尸狗在靠近誉王营帐的时候感受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但却无法找出源头。

此时,萧景琰跟尸狗说:“不要犹豫了,我们立刻去猎宫!”说罢便策马奔向了猎宫。

猎宫之中,早已尸横遍野,那些剩下来的听到萧景琰的名号都纷纷投降,说自己是受人蒙骗。

此时突然有个叛兵在血泊中爬起,疯狂地向萧景琰扑过去,萧景琰一时不察,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刀锋已经到了一步之遥。

只见尸狗迅速拿起身边的弓箭,一箭将那叛兵击毙。萧景琰看向尸狗,说道:“多谢!没想到你的箭法如此了得!”

尸狗随手丢下了弓箭,说道:“若是我以前的弓,能射得更准。”

萧景琰疑惑问道:“苏先生以前居然精于骑射吗?”

尸狗久久不语,看着这稍微平复了的局面,他这才安心地和萧景琰说起了话来:“我还未变成如今这个病弱之躯前,我这双手,也是挽过大弓,驯过烈马的……只是现在……不说了,我很高兴,这一次能够跟随你上一次战场。”

萧景琰惊讶于梅长苏居然也有这样的过去,说道:“这次能和你并肩作战,我也很高兴!你知道吗?我觉得你很像我的一个朋友……”

“靖王殿下,陛下有请。”猎宫中跑出来一个内侍说道。

“那殿下先进去回复陛下吧。”尸狗退后两步说道,“我看着你进去就行。”

萧景琰看了看尸狗,说道:“好!以后我再跟你说说他的故事,等我回来。”

“好……”尸狗回答道。

尸狗看着萧景琰一步步走上了台阶,进入了猎宫。这才回头看了看来时的路,不,与其说是路,不如说,是战场。一向冷静机敏的他,眼眶微红,仿佛想把这一切烙在自己的眼中。

许久,“噗”的一声。谁都没有察觉,有一个其貌不扬的兵士就地消失了。

七魄皆心有灵犀。

“所谓铠甲,就应该在战场。尸狗这些年,大概也是憋坏了。”伏矢看着在忍着泪的雀阴说道。

雀阴闷声说道:“能跟景琰上战场,不就是他最大的心愿么……”

“哎呀你们真的是!我看着都急死了!要不就直接告诉那头水牛梅长苏是林殊得了,真的是!我都很想立刻告诉他真相了!”

非毒又开始暴躁起来,但还没说完就被另外两个魄捂住了嘴巴,齐声说道:“不,你不想。”




评论(27)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