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诚家的猫

拒绝任何饭圈狂热人士关注
专注he一百年

【靖苏】萧景琰和七个梅长苏(一)所谓快乐

*靖苏玄幻向:故事设定在乌金丸中毒之后,梅长苏的七魄脱体而出搞事情。

*目前不确定是什么方向,偏向于靖苏搞笑温暖向吧

*自己都觉得很雷的设定,慎重阅读


注:为了方便大家阅读,在此说明七魄的设定,七魄分别代表了梅长苏的七个被剥离的属性。只有七魄归位,梅长苏才有真正活下去的可能。而本文的主旨,则是通过七魄去探究梅长苏的内心故事,便于大家理解,其实设定有点像kill me, heal me。我也觉得有点雷,没人骂我的话我再往下写吧哈哈哈……..以后的文中便会直接以魂魄的名字称呼。

 

第一魄名尸狗:冷静机敏,对环境感知很强,自身的武力值max。

第二魄名伏矢:七魄之首,为主要意识,擅长谋略,一直用心保护本体。

第三魄名雀阴:一切美好情感的汇聚,主要是林殊的意识残留。

第四魄名吞贼:防御异己,会不择手段地铲除一切阻碍,是阴暗意识的汇聚。

第五魄名非毒:愤怒和暴躁的集合体,是冲动的根源,经常无法控制自己。

第六魄名除秽:吸收一切的悲伤情绪,每天都活在痛苦之中,想结束自己的生命。

第七魄名臭肺:安静但又不可缺少的存在,看起来很开心,对什么都无所谓。

 

 

苏宅内的众人被飞流这么一折腾,便都醒了。黎纲和甄平都跑到了梅长苏房前。飞流着急地领着他们走到房间里,急得说话口齿更加不清了,只懂得喊道:“苏哥哥!苏哥哥!很多个!”

 

众人怕梅长苏病情有变,便立即冲了进去,只见房中并无异样。只是,梅长苏床边坐了个靖王。黎纲和甄平皆对视一眼,皆是疑惑,正要开口问之时,只见萧景琰站了起来,走向他们说道:“是本王太过担心苏先生,才深夜从密道过来,刚刚还是飞流为本王开的门。本王见苏先生熟睡,未敢惊醒,打算稍坐便离开。谁知飞流在旁瞌睡,或许是做梦了,突然跑了出去…….”

 

飞流心智有缺,做梦当真之事似乎并非毫无道理,眼下房中并无异样,或许真的只是靖王殿下的到访罢了。飞流听到这几句话,连忙摆手,说:“不是!不是梦!很多个苏哥哥!”说完憋得满脸通红。

 

“今夜我会自行归去,你们先回去吧,飞流看起来十分担心,便留在此处吧。”萧景琰罕有地用命令的口气说出此话,言语之间略带急躁,仿佛有什么事情等着他去办。

 

毕竟是亲王之尊,而且也是梅长苏心念之人,众人也没有推辞的理由,黎纲拍了拍飞流的脑袋说道:“飞流,梦而已,别往心里去啊!”说完就和甄平行礼退出了。

 

等到两人走远,萧景琰仿佛松了一口气,谁都不知道,这位见惯了泰山崩于前的铁血猛将最不习惯撒谎,早已汗流浃背。飞流恼怒地看着他,说道:“水牛!说谎!”这让他更是无地自容。

 

萧景琰转身打开那密道的门,只见里面仍是七个梅长苏。飞流正想再次大喊,被萧景琰抓住手腕。萧景琰说道:“飞流,如果你大喊,苏哥哥便会被人当做妖怪抓走,你愿意吗?”

 

飞流虽然心智不全,但仍听懂了“被抓走”这个词,顿时捂着自己的嘴巴不敢发出声来。

 

萧景琰松了一口气,说道:“你先乖乖坐下,我也还没搞懂这件事。”安抚完飞流之后,他便请出了那七个梅长苏,并且自己坐到昏睡的梅长苏身边,默默地隔开了他们和梅长苏的距离,略带警惕地说道:“子不语怪力乱神。但眼下的情形,你们是苏先生的七魄这件事我信了三成,但接下你们要怎么证明自己?”

 

尸狗眼中闪烁着凛冽的光,看着萧景琰,说道:“难道刚刚我们展示的能力还不足以证明,我们是他的七魄吗?”

 

“刚刚你们所谓的展示灵力,我萧景琰只能相信三成,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如果是精妙戏法,我也无法识破。”萧景琰冷冷地说。

 

非毒听到此话瞬间爆炸,说道:“萧景琰你有病啊,我们展示了那么多灵力,你竟然说是戏法,你想气死我吗?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卫铮的事情也是这样!”

 

因为卫铮吵架的事情的确戳中了萧景琰的痛点,他一时不好辩驳,只听得那自称是“伏矢”的梅长苏说道:“殿下,你别急,非毒他向来如此。我来向你说明一切吧。”

 

萧景琰看着这个举止有礼的梅长苏,心中浮现了往日的记忆,心中顿时信赖了几分,便点了点头。

 

“人有三魂七魄,第一魄名尸狗,第二魄名伏矢,第三魄名雀阴,第四魄名吞贼,第五魄名非毒,第六魄名除秽,第七魄名臭肺。”被念到名字的“梅长苏”皆用自己的方式回应了伏矢。伏矢继续说道:“我们都是梅长苏,但又不是梅长苏。我们各自承载了他的一部分情感,各有分工,天生便是担负起了保护他的责任。如今,他体内剧毒相争,已经危在旦夕,我们才被逼出了体内。这种情况很少见,虽然我们曾经经历过一次……”

 

“经历过一次?”萧景琰敏锐地捕捉到了这句话,追问道。

 

“谁都有个生病的时候,梅长苏体弱多病,想必殿下也能理解。”伏矢不动声色地说道:“那一次,由于三魂强大的凝聚之力,我们只是在外界逗留了很短时间。但不知为何,此次三魂的力量太弱,显然,我们无法回到他的身体。”

 

“回不去?那会怎样?还有,为什么我们也能看到你们?”萧景琰心下生疑,说道。

 

“这个我们也很奇怪,但是能够看到景琰,我很开心!”那个被唤作雀阴的梅长苏闪着星星眼看着萧景琰,让他有一种无来由的局促。

 

伏矢继续说道:“这个也是我们疑惑的地方。但根据我的灵力感知,这种情况大概是因为本体受了大刺激从而执念过重,三魂受损,七魄分离。七魄有了各自的意志,只要自己的意志得到了满足,便能顺利回去了。”

 

除秽突然走近床上的梅长苏,轻探脉息,说道:“糟糕了!他好像不行了!”

 

尸狗说道:“伏矢,我们该怎么办?除秽向来感知力最强,如果梅长苏就这么死了,我们也会灰飞烟灭的!”

 

萧景琰心下一惊,连忙探了探梅长苏鼻息,几乎尽无,连忙说道:“你们有何心愿,我萧景琰都可一一实现,无论如何,苏先生不可以出事!”

 

在场的梅长苏们皆是不语,许久,一直都默默不语的臭肺说道:“我是臭肺,一直都主管他的气息脉搏,只要我先回去,估计能撑住一段时间。而我的心愿也很简单。”

 

萧景琰心下稍松,便说道:“你说,只要我能做到的,立刻便能去做!”

 

臭肺放声大笑,说道:“每个人的七魄皆有不同的灵力,而在梅长苏身上,我是灵力最弱的那个。因为,我代表的是这个人最纯粹的快乐。他的快乐很少,我便力量最弱。我很想变得快乐。”

 

“你的意思是,我需要让他快乐是吗?”萧景琰想起这位麒麟才子总是拥裘围炉,低眉浅笑,像极了眼前的这个魄,但他居然很少有纯粹的快乐。然而,该怎样才能让梅长苏感到快乐呢?他一时之间陷入了疑惑。

 

“景琰,”臭肺走近说道:“其实,让我快乐一点都不难。”

 

尸狗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上前拦住臭肺,说道:“臭肺,不要冲动,万万不可以。”

 

臭肺推开尸狗的手,让他安心地拍了拍手背,继续说道:“你可以回想你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吗?如果能感受到别人的快乐,我也能快乐起来。梅长苏身世坎坷,我只想看看别人的快乐回忆,可以吗?”臭肺握住萧景琰的手,用着渴望的眼神看着他。

 

萧景琰苦笑一声,说道:“我也无甚快乐时光。只是那赤焰之案发生前,有着兄长扶持、朋友在旁的日子,大概便是我此生最快乐的时光了…….”萧景琰仿佛陷入了沉思,闭上了眼睛。

 

臭肺恍惚一笑,说道:“那个时候跟你玩得最好的那个人,叫什么名字?那么多年了,你还记得他的名字吗?想得起他的样子吗?”

 

萧景琰被引导着说:“他叫林殊,是金陵城中最闪耀的少年,他的音容笑貌,我此生不忘。”

 

“你平常都叫他什么?”臭肺问道。

 

“小殊……我平常都叫他小殊……..”萧景琰不由自主地说道。

 

“恩......”萧景琰仿佛听到了一声微不可闻的回应,但未来得及反应,只听得“噗”一声微响,手中握住的温暖骤然消失,萧景琰睁开眼睛,眼前已经没有了梅长苏魂魄。

 

正当萧景琰疑惑之时,伏矢示意他去探梅长苏的鼻息,果然恢复了。

 

“所以,就这么简单?”萧景琰狐疑地问道。

 

在一旁的非毒说道:“真是个狡猾的臭肺……..”伏矢拱手作礼,说道:“世间有多少好友,到最后,只能山高路远,无法相见。或许,他感受到了靖王殿下对好友的思念之情,感到了快乐吧。”

 

“是吗?”萧景琰虽觉得牵强,但梅长苏的确恢复了气息,结果是好的就行了,耿直的心性是他向来思虑甚少。

 

在场剩下的六魄皆是心知肚明,臭肺的心愿并非这些往日回忆。

 

只是那一句,从无法相认的多年挚友口中说出的,自己的名字罢了。


评论(20)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