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诚家的猫

拒绝任何饭圈狂热人士关注
专注he一百年

【靖王x侧妃】既然琴瑟起(二十九)

突然又更新系列~

是时候准备搞事情了哈哈哈哈

日常求支持啦❤


无论如何,我要去救他。

 

我与锦书已经设想过上百种结局与对策,没想到一来便是这样的局面。此刻我的内心又急又伤心,差点气血上涌,但还是强行稳住心神,让云飘蓼为我施针之后,立刻去找了锦书。

 

我们的计划要开始了。正如我们此前说好的,我立刻假装重病,让锦书假扮成我卧病在床。而我带着朱雀,女扮男装立刻出发青冥关。无论如何,哪怕是拼了这条命,也要改变这命运。

 

一切都很顺利,正当我出城门的时候,居然看到了夏江。我急忙躲到远处,朱雀问我为何停下,我指着远处的夏江说道:“那个人正是夏首尊。宫宴之上,他曾见过我。即便如今我女扮男装,恐怕也不能瞒过他。”

 

正当我踌躇之时,只见一辆官府的马车停在了我的面前,车上露出了一张可爱的小脸,说道:“周姐姐,快上来!”

 

我正惊讶这是哪家的姑娘,一位老者随后探出,说道:“周夫人请上车,老夫乃中书令柳澄。”

 

我在宫宴上见过这位气度不凡的老者。毕竟,未来皇后柳氏,便是柳澄的孙女。我坐上马车,问道:“失礼了。敢问柳大人为何在此?”

 

只见柳澄摸了摸旁边小女孩的头,说道:“老夫不过是路过此地,见到夫人躲在路旁做男装打扮。再加上今晨的军报,便可知夫人想去青冥关。”

 

果然是纵横多年的官场老手,目光毒辣。我也不打算隐瞒,说道:“既然如此,周瑟斗胆请求大人帮忙,成全我的一片痴心。”

 

“靖王殿下生死未卜,夫人去了又能怎样呢?”柳澄疑惑地探寻着我的目光。

 

“柳大人,或许这世间的道理是,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但我周瑟不是这样的人。虽然我并非他名分上的妻子,但是早已有了白首之盟。如今不管他人在何方,哪怕是枯骨一副,我也总归在他身旁。还望柳大人成全。”我坚定地看向柳澄。

 

柳澄说道:“靖王殿下保家卫国,夫人一片丹心。不过是举手之劳,老夫帮得,便是当夫人给老夫一个人情,如若将来……”

 

有些话,只要说一半,便可知意图。

 

这天下,终究是萧景琰和柳家的。而我,并不在乎这天下。

 

“如此,周瑟便在此答谢大人。”我深行一礼,眼角的余光扫过那小女孩。不过是十岁的模样,眉梢眼角皆是透着灵动与好奇。

 

柳澄也对行一礼,再无言语。

 

我藏在柳澄的马车中,果然轻易出城了。出城约二十里,我答谢爷孙二人,下车策马。临走之前,听到身后响起小女孩的声音:“阿月长大了也要像周姐姐那样勇敢!为了喜欢的人不顾一切!”

 

柳澄的声音响起:“傻孩子,你是最近看话本太多了?小小年纪,便念着如意郎君了?”

 

我苦笑,回头策马两步,向着马车里问道:“柳大人,我看小姐甚是可爱,可否知道她的芳名?将来也好答谢柳家今日之恩。”

 

“令月!令月嘉辰的令月,姐姐可要记住了!以后记得找我玩儿~”稚儿的声音清脆纯真。

 

“恩,一言为定!”我看着她探出的小脑袋粲然一笑,转头便带着朱雀策马奔去。

 

柳令月,原来她的名字也是这般的好兆头,注定此生不会平凡。

 

十日后。

 

我和朱雀马不停蹄,连连赶了十日十夜,才到了青冥关。我出发之时早已飞鸽传书霓凰,此刻列战英便在战营外等待着我。

 

我顾不上灰头土脸的狼狈模样,下马的时候还踉跄了一下,跑到列战英的面前,说道:“列将军,殿下可寻到了?”

 

我的心狂跳,死死看着列战英,生怕他说出什么不可挽回的结局。

 

“寻到了。霓凰郡主带着我们在青冥关的怒河沿岸找了整整四天四夜,终于在下游找到了殿下。但是……”列战英停下了看着我。

 

“寻到了就好!寻到了就好!可有受伤?他在哪里?”我激动地抓住了列战英的衣袖问道。

 

列战英的眼神黯淡,说道:“对不起……殿下找到的时候背上中了三箭,又在水中泡了许久。军医整整医治了三天三夜之后,仍然未见起色。昨晚,殿下已经开始发高热了。如果今晚仍是如此……”

 

我心下一凉,仿佛连日赶路的信念都在一瞬间崩塌,差点晕倒,只是强行忍着,说道:“立刻带我去见他!”

 

列战英见我这般模样,急忙将我带进最里面的营帐,血腥味弥漫在空气当中,令人作呕。走进营帐,发现霓凰也在里面,她看起来也极其疲累,头发有点凌乱,盔甲上仍有鲜血未干,仍然跟军医说道:“这可是皇子啊!你们都不救救他吗?难道我要眼睁睁看着他死在我面前?”

 

军医也无助地跪了一地,说道:“郡主息怒!实在是不可治不可治啊!”

 

听到这些话,我的眼泪终于忍不住落下,唤了一声:“霓凰……”

 

霓凰转过头来,露出身后的床。萧景琰正躺在床上,脸上是异于常人的潮红,已经晾干的血迹仍然斑驳在他的战袍上,整个人仿佛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生气。



评论(1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