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诚家的猫

拒绝任何饭圈狂热人士关注
专注he一百年

【立刻吃霍香】侦探先生,请叫我大哥(四)

*霍震霄X段香云和秦风XKiko的脑洞大开文,大约十章完结

*四个主角估计,看谁都是第三者哈哈哈

*520特约更新


<1925年开往上海的列车>

 

昏睡的秦风被一阵尖叫声吵醒,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走出走廊,只见段香云惊慌失措地冲进了他的怀里,说道:“杀人了!”

 

秦风脑子“轰”地一响,瞬间都不结巴了,说道:“在哪儿?我去看看!”

 

段香云仍然未从震惊之中缓过来,说道:“就在前面车厢,是秦先生。”


段香云拉着秦风穿过了一节车厢,穿过越来越多的人群,最后停下,指着前方说道:“就是这里。”

 

列车车厢的中间悬挂着一个表情扭曲的中年男子,穿着黑色长衫,戴着金丝眼镜,看上去已经死去了很久。周围的人都十分惊恐地窃窃私语,唯有几个人围着尸体表情各异。

 

一个红衣妖娆的女子哭丧着说道:“秦五爷!为什么你要丢下牡丹!”

 

穿着笔挺西装的大约二十五岁的男子紧张地满头冒汗,说道:“不是说上海安全了吗?五爷到底在怕什么?居然自杀了?”

 

“怎么可能?昨晚您还和我说等回到上海,就让我去上学,还说等着看我学业有成…….”一个妙龄少女掩面哭泣。

 

“老爷啊!老爷啊!都怪我!昨晚怎么就那么不争气地病了呢?如果我在您身边,有什么想不开的都能帮您排解啊!”穿着灰色长衫的五十岁的男子似乎腿脚不便,跌坐在了一边。

 

列车已经停下,列车长来了,吩咐列车员合力将尸体搬了下来。秦风正准备上前探查,却被段香云拦住,说道:“震霄,不要掺和进去!这秦五爷,可是上海惹不得的人物。”

 

“这件事情不简单,列车上那么多人,众目睽睽之下夺人性命,不得不管。”秦风挣脱开段香云走到尸体的旁边开始查看了起来。

 

那红衣女子过来拦住他说道:“你是什么人?不要乱碰我们家老爷!”

 

秦风正想辩驳却不知道怎么说,只见段香云说道:“这是天津军校霍震霄,我们怀疑这件事情不简单。”

 

段香云与秦风四目相对,秦风点一点头,说道:“秦五爷并非自杀,显然,从他脖子上的勒痕可以看出,他是死后才被吊上去的。”

 

长衫男子质疑道:“你怎么能如此肯定呢?你不知道,老爷他遭受了多大的打击,又有多么复杂的故事在里面……”

 

“我是侦探,只看证据,不听故事。”秦风抬头,目光灼灼。

 

<2018年东京>

 

“我是刑警,只看证据,不听故事。”季白点燃起手中的烟,看着眼前奇奇怪怪的三个人。

 

一个青蓝头发扎着双马尾的黑客,一个傻乎乎浑身拜金气息的中年男子……

 

还有一个,看起来状况外,但目光认真的好友的弟弟。

 

“证据就是,现在致命伤并非后脑的撞击而是腰间注射的致命毒药,这难道还不够为真琴小姐脱罪吗?”Kiko说道。

 

“即使不是后脑的撞击,但即使是毒药致死,能够有机会实施杀人计划的仍然只有月岛真琴。她有作案的时间和动机,你们找不出第三人去解释这一切。”季白看着他们,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们侦探都有争强好胜的习性,但是你们会不会想多了?”

 

Kiko也无言以对,毕竟这个设想最后指向的人秦风还未和她言明便成了现在这副模样,她无奈地看向“秦风”。

 

霍震霄刚才听了一轮他们的分析终于明白整个来龙去脉。日本首富月岛龙一,在清晨被发现死于家中,初步检查死因是后脑勺被花瓶砸伤,导致死亡。


死前一晚,管家山本表示只有大小姐月岛真琴进入过房间,而且花瓶上也只有她的指纹。于是月岛真琴便被认定为凶手。但是月岛真琴拒不承认,并且发起了名侦探召集行动,悬赏一亿去证明自己并非凶手,因为如果她不是凶手,便已经继承了月岛龙一所有的财产。

 

但是无论怎么说,这个案件太简单了,简单到毫无破绽,怎么看都是简单的凶杀案,而且凶手指向只有一个,就是月岛真琴。

 

霍震霄沉默许久,说道:“或许我们可以从毒药下手。有的时候最明显的反而不是真相,豪门恩怨,永远不是我们想的那么简单。”

 

唐仁说道:“说得好像你是豪门子弟一样,哈哈哈哈哈落榜生!”

 

Kiko瞪了唐仁一眼,说道:“秦风说得对,既然死因是毒药,那么我们就往毒药方向去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相信,一定还有我们遗漏的地方。”

 

“可是你们的时间也不多了,距离最后审判的时间还有24小时。”季白合上案卷,说道:“我们刑警会尽力协助。毕竟,月岛真琴的母亲,在中国有着极大的影响力,如果真的被错判,那么我们中方定会沦为国际笑柄。”

 

霍震霄:“事不宜迟,我们先去见月岛真琴吧。”

 

<1925年开往上海的列车>

 

通过段香云的帮助,秦风开始逐一问话在场的人。秦五爷是上海著名歌厅大上海的老板,去年由于上海不太平,便带着人逃到了天津。近来上海局势好转,他便带着人打算回上海东山再起。同行的人分别是大上海头牌红牡丹,管家德庆,秘书陈羽,还有私生女秦娇娇。

 

根据他们的描述,昨晚七点,红牡丹和秦五爷一起吃晚饭,饭桌上,秦五爷告诉红牡丹,娇娇居然是他的私生女,情绪非常激动地想要相认。此前秦娇娇的名字叫庄娇娇,是在天津照顾秦五爷的小护士,他们相认后这才改姓了。

 

八点吃完饭之后,红牡丹劝秦五爷不要多想,被秦五爷骂了回去,随后便一直在自己的房间里。秘书陈羽在八点半的时候被叫去了餐食车厢见到秦五爷在喝酒,看起来精神状况不是很好。秦五爷让他拟了文件,说如果自己以后有个万一,所有的财产都留给秦娇娇。秘书陈羽感觉到奇怪,但秦五爷不让他多问,只是说以后庄娇娇改名秦娇娇,是大小姐。

 

陈羽虽然不明白,但也没有多问,只是做好了文件让秦五爷签字便回去了。那个时候大概是九点半。走的时候看到秦五爷突然看向窗外,表情惊恐,旋即冷静,说道:“你先回去吧,我想多喝两杯。”

 

九点半后陈羽便走了,他与管家德庆在走廊相遇,德庆说秦五爷找他。陈羽想着正常便也没有多问。

 

管家德庆说他与秦五爷一同喝酒喝到了十一点,秦五爷向他倾诉了关于秦娇娇母亲的事情,说是当年十分后悔,想用一切去弥补。还说什么她们母女恨透了他,不如自己便去死了算了。

 

德庆不断劝说,但因为突然风湿犯了,膝盖剧痛,不小心摔倒弄碎了酒杯。秦娇娇正好路过便扶起了德庆。秦五爷仿佛不想见到秦娇娇,便说:“你先帮忙看看德庆的脚吧…….”

 

秦娇娇没有拒绝,便带着德庆回去了,途中遇到了往餐食车厢走的红牡丹,红牡丹说放心不下秦五爷去看看。

 

德庆吃下了止痛药就睡着了一直到天亮,就发现了死亡的秦五爷。秦娇娇说自己在德庆睡下后就回了房间睡觉了,红牡丹说自己去了车厢看到秦五爷烂醉便叫上陈秘书一起将他搬回房间,不知怎么的,今天早上找不到秦五爷了,才发现了他已经上吊的事实。

 

秦风看着写得密密麻麻的本子,看着坐在他对面的段香云,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整个过程很正常?”

 

“恩恩,是的,看起来没有哪里不对啊?”段香云迷迷糊糊地说道。

 

“他们人人都很正常,那么,这就是最大的不正常了。”秦风胸有成竹地说:“我敢肯定,凶手,就在他们中间。”



评论(7)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