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诚家的猫

拒绝任何饭圈狂热人士关注
专注he一百年

【靖王x侧妃】既然琴瑟起(二十五)

突然更新一下周瑟~

剧情突然加速!

北极圈日常求支持!


一直到晚上周瑟都没有从房间里出来过,萧景琰去问了云飘蓼是怎么回事。云飘蓼也只是淡淡地说了句,药力强劲,但能安眠是好事。萧景琰虽然担心,但也无从反对。

 

到了夜间,萧景琰处理完手头上的事情,便进了周瑟的房间,只见周瑟在床上躺着,但眼睛却没有闭上,仿佛在想什么事情,便走过去坐在了床侧,问道:“今日不见你出来,是睡到了现在吗?饿不饿?我让下人煮点宵夜给你吃?”

 

周瑟转头看着萧景琰,挤出一丝笑容,说道:“没关系,我不饿。你今天去哪儿了?”

 

萧景琰看着周瑟疲惫的眼神,轻轻地握住她的手,说道:“今天啊,我去给你买了点东西。你猜猜是什么?”

 

周瑟并不惊讶地说道:“可是饰品?你这头水牛,该不会给我买了些金啊银的东西吧?”

 

萧景琰这才从袖中拿出玉簪,放到周瑟手中,说道:“你这机灵鬼,怎么我做什么你都知道,到底安排了多少卧底在我身边?”

 

周瑟看着那玉簪,桃花模样,在烛光下晶莹通透,是极好的鸡血石与白玉镶嵌做成的花样,价格必然不低,说道:“没想到靖王殿下还有这品赏能力,我可是收下啦,说来也是你给我的第一份礼物呢。”

 

萧景琰不解地说道:“你都不记得小时候我送过你许多玩意儿呢……成婚后,的确是我疏忽了。”

 

“记得倒是记得,不过那都是给以前的我的礼物。这个玉簪才是给我的。”周瑟不知道陷入了什么回忆之中,表情略带忧伤地说道:“景琰,你会想念孙若微吗?”

 

孙若微的名字陡然被提起,萧景琰联想到今日之事,以为是周瑟吃醋他与锦书出门,便说道:“我对锦书没有男女之情,阿瑟你误会了……”

 

“景琰,我问的不是锦书,我是问你,你会想念孙若微吗?”周瑟坐起来,看向萧景琰的眼底说道。

 

如果说毫无感情,毫不想念,是不可能的。虽然与孙若微相处的时间甚短,但毕竟是正妻,相伴之情怎么会不在萧景琰心头烙下痕迹呢?再加上当年的牵连让孙若微一家如此惨烈地牺牲,他的心中总是十分愧疚。

 

萧景琰从来不会再周瑟面前隐藏自己的想法,便说道:“会。若微当年怀着身孕猝然早逝,孙氏一族灭门,这些都在我的心头,一日不可忘记。”

 

周瑟沉吟许久,似是不想追问,说道:“我们明天去拜祭她,好吗?”

 

“好。”萧景琰应允,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周瑟却说:“夜深了,我们就寝吧。”转头便将玉簪放在床边,自己睡下了。

 

萧景琰心中十分担忧和不解,但意识到此刻并不是追问的好时机,便也吹灭了灯,躺下了。

 

周瑟躺下但并未睡着,其实她今日一直未曾入睡片刻。她不断回想着今天下午与锦书的对话。

 

自从在西山营遇见以来,她一直在暗暗观察锦书的动向。夏凉多次跟她说,锦书定是喜欢萧景琰才这样一路跟着,真是不要脸!可是周瑟总是觉得哪里怪怪的。可能是女人的直觉吧,周瑟感觉得到锦书的确对萧景琰有不一样的情思,但却非男女之情。直到今日两人同行,周瑟才有机会和她对话。

“不知锦书姑娘是否爱慕靖王殿下,如果是,我倒是可以成人之美。”周瑟看着突然跪下低头不语的锦书说道。

 

“不,锦书对靖王殿下并无任何私情。还望娘娘放过锦书!”跪在地上的锦书说道。

 

周瑟不知为何她会如此惊慌,说道:“我并非善妒之人,姑娘不必害怕。只是靖王府这些年多灾多难,说句推心置腹的话,比起多一个妹妹,我更害怕你是奸细。”略一停顿,说道:“如果是,你又是谁的人?太子?誉王?还是璇玑公主?”

 

锦书似是难以置信地抬头看向我,说道:“我怎么可能会是他们的人呢?他们害得殿下那么惨!我怎么会!”

 

“你不过是山野夫妇的女儿,怎么仿佛对我们靖王府了如指掌?太子和誉王我尚能理解你是听了坊间传闻,但璇玑公主,你怎么知道是谁?”周瑟警惕地问道。

 

锦书吓得冷汗都出来了,说道:“我……我只是……”

 

“说!你到底是谁派来的人?”周瑟觉得越发不对劲立刻追问。

 

“娘娘饶命!我是赤焰旧人啊……”锦书恐惧地看向我说道。

 

周瑟觉得荒谬,说道:“赤焰一案怎么可能会有女眷留下?说说看,你是什么人?”

 

锦书似是下定了决心,说道:“我是林燮将军的女儿,当年他无意之间与我娘有了一夜,有了我之后不想让别人知道,就把我放在了山野…….”

 

周瑟听到大惊,抓住锦书的手腕,说道:“你在撒谎!这太荒谬了!我无法接受!”

 

不对,太多漏洞了!这根本不可能!

 

不可能!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