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诚家的猫

拒绝任何饭圈狂热人士关注
专注he一百年

【立刻吃霍香】侦探先生,请叫我大哥(三)

*霍震霄X段香云和秦风XKiko的脑洞大开文,大约十章完结

*两个世界互穿,专注电视剧五百年的我将在里面设置N个彩蛋,敬请期待!

*四个主角估计,看谁都是第三者哈哈哈

*十分努力地埋彩蛋中.......走过路过支持下哈哈哈


<2018年东京>

 

霍震霄觉得自己的脑子一定是出了问题。他看着街头车水马龙的景象,全然不是自己过去人生中所见过的。正在开车的叫Kiko女子不知道在吃什么,一直从嘴里吹出一个粉红泡泡并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说:“根据我的电脑分析,你现在一定是想问自己在哪里并且不能接受眼前的设定对不对?”

 

霍震霄一下子被看穿心思只能低声说道:“是的,请小姐为我解释一下。”

 

Kiko嫌弃地说道:“有话好好说,不要叫我小姐,叫我Kiko就行了。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一亿元可不能丢,我便陪你一下。现在是2018年,大清灭亡了,中国没有战争了,国泰民安。现在我们在日本东京参加帮助野田昊破案。如果你真的是穿越而来的。”她停顿一下,说道:“穿越的原因有很多,一般最老套的就是天有异象。昨天晚上,东京上空出现了九星连珠,或许就是你穿越的原因。”

 

“穿越?什么意思?”霍震霄不解,紧接着问道:“那我怎样才能回去?”

 

“如果真的是这样,一般按套路来说,要解决一件大事才可以回去。而我们眼下的大事就是这件案子。或许你把它解了,一切就解决了。”Kiko的表情瞬间严肃起来,说道:“虽然我并不相信穿越这件事,但你反应实在骗到我了。比起你怎么回去这个问题,我更加担心,秦风怎么回来。”

 

霍震霄思考了许久终于将穿越这件事情理清了,他坚定地说道:“我真的是天津军校霍震霄,来自1925年的天津。虽然不知道眼下的状况怎么解决,但我会先尽全力破案试试看。”


Kiko猛一刹车,说道:“不管你是谁,此刻你就是秦风。这家伙,可是一个聪明绝顶的侦探,希望你不要暴露智商,推理的部分我来也行。到了,下车。”

 

Kiko的表情全然不见了刚刚在酒店的戏谑,霍震霄也整理了下衣襟,一起走进了目的地——东京联合国际医院。

 

秦明早就在那里等着了,见到Kiko和霍震霄便带他们去看了尸体,说道:“验尸结果出来了,致命伤正如秦风推测,不是头部,而是腰间。”秦明指着腰间一个细小的红点说道:“这里有个针口,我检验过了,曾经注射了会导致心脏麻痹的毒药。这个发现,符合你心中的答案吗?”

 

秦明探寻地看向霍震霄,霍震霄不了解来龙去脉,便看向了Kiko。Kiko说道:“好,我们明白了,这个便是破案的关键,我们等下再商量下便可以推理了。”

 

“很好,那我先走一步。”秦明脱下手套和口罩。突然门外冲进来一个同样包的严严实实的人,大声说道:“老秦!是不是你的魂穿弟弟来了呀,我看看,是不是和你一样闷骚哈哈哈哈!”

 

霍震霄看着这个人在自己面前细细端详,最后得出结论:“比你哥哥帅!叫声姐姐听听?”

 

秦明过去揪住李大宝的领子,说道:“不用理她,你大嫂一向过于热情。我们继续度蜜月了,有什么事情再来找我们吧。”见秦风毫无反应,秦明又说道:“等下刑警队的季白警官会来找你们,这案子这么大,还是有个人保护你一下比较好。”

 

霍震霄大概明白秦明的意思了,便说道:“好的大哥,我不会有事的。你走吧。”

 

秦明狐疑地看着他说:“你以前可从来不叫我大哥的…….”

 

话音未落,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啊!你们都来了也不叫我!一亿元不打算分给我吗?看我不打死你这臭小子!”霍震霄感觉自己的肩背上突然挂了一个人,本能反应把他利落地过肩摔到地上。

 

动作流畅,一气呵成。

 

唐仁倒在地上目瞪口呆,大声喊疼,说道:“你什么时候学的柔道!我可是你舅舅啊!这样对我……..”

 

“秦法医,看来你的弟弟并不需要我的保护。”极富磁性的嗓音响起,霍震霄看到一个剑眉星目的男子倚靠在门上,顺着自己的目光说道:“你好,我是季白。”

 

“我也是这么想的。”秦明看向秦风,心中的疑虑越来越大。

 

<1925年开往上海的列车>

 

如果说在监狱的时候还可以说这是影视城,那么这行驶的列车根本没办法造假。秦风坐着靠窗的地方,看着流逝的景色,心中十分忐忑,连对面的Kiko递过来的点心都没接。不对,那也不是Kiko。秦风观察了许久,眼前的这位自称段香云的女人,身上散发的香味,是非常淑女的香水味道。

 

但正因为这样,这绝对不是Kiko。Kiko的身上没有明显香味,之前曾经住在一个房间,他知道她连沐浴露和洗发水都是用的无味的。因为她对香精过敏。

 

所以,眼前的这个和Kiko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绝对不是Kiko。

 

那自己到底在哪里?真的如他们所说的,在去上海的路上吗?自己又应该怎么回去?

 

纵然秦风智商过人,也无法解释这种奇怪的现象啊!

 

段香云看他一副愁云惨雾的表情一言不发,便也不敢打扰,只是默默地担心。

 

就这样相对无言到了夜间,秦风也回了房间。他躺在摇摇晃晃的列车床上,逐渐发困。朦胧之中,他感觉一个人来到了他的床边。

 

他猛地一睁眼,只看见一个红衣女子,十分诡异,吓得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是谁?”

 

“看来这个法子不好,怎么把你给换来了?”红衣女子有着摄人心魄的眼眸,直直看着秦风,说道:“还是个傻的。”

 

秦风早已吓得魂不附体了,顿时响起了许多恐怖片的主角,颤颤抖抖地说道:“这是噩梦…..我要醒来……你到底是谁啊!!”

 

那红衣女子突然笑了一下,说道:“胆子真小。我改天再来找你。记住了,我的名字。”

 

秦风还没来得及反应,女子便消失了,只在黑暗中留下飘荡的娃娃嗓音:“我叫岳绮罗,别忘了。”

 



评论(13)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