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诚家的猫

拒绝任何饭圈狂热人士关注
专注he一百年

【靖王x侧妃】既然琴瑟起(二十四)

久等了,凌晨说的明天便是现在

好久不见的周瑟系列~等下还有一更立刻吃霍香

日常求支持!


当我看到锦书第一眼,我便知道曾经对孙若薇有着深深愧疚的萧景琰定会爱屋及乌。大梁三妻四妾也是正常,何况他是皇子?只是当这个消息真切地传到我的耳边,我不能做到无动于衷。

 

只是我又能怎样呢?现在不过是相约同游,我便急着吃醋。万一锦书是滑族奸细或者太子誉王派来的间谍,我又该如何自处?

 

从第一天来到这个世界我就知道,萧景琰并不是属于我一个人的。从前他有孙若薇,以后会有柳氏。而我,不过是史书中略略一笔带过的,府中两位侧妃中的一个,甚至连能不能活到景琰登基也未可知。这样一来,我与幽禁西苑的越侧妃并无不同。

 

这样轻轻的一两句话,便已如此触动我的心肠,看来是来这里久了,连思绪也越来越像这里的人,更像周瑟应该活成的样子了。

 

我强行稳定下心绪,并且让夏凉不可声张,转身便走回了内苑去见云飘蓼。

 

云飘蓼见我脸色发白,便急急帮我把脉,许久,才说道:“娘娘不可忧思过度。从您的脉象看来,子嗣艰难的情况的确棘手,但也并非全无可能。虽然不知此刻娘娘为何事担忧,只是这天塌下来,您也还有靖王殿下。安心养病才是对你们都好的事情。”

 

云飘蓼果然是医家仁心,如此飘逸的女子,居然会有那样痴情之心。我想起了原本的她,便试探地问道:“不知云姑娘可有良人?”

 

云飘蓼只是双颊绯红,说道:“飘蓼从小立志悬壶济世,并无思及男女之情。只是,有的时候,情不知从何而起,倏忽而至罢了。”

 

原本的云飘蓼深爱着卫峥,赤焰一案她以为卫峥战死,便一直孤单一人。后来萧景睿爱上了她,为了她甚至努力去登上公子榜。即便如此,她也深情不移。后来,卫峥回来了,他们在粥棚相遇。萧景睿见证他们的重逢和再结良缘,心痛之余认识了梅长苏,才有了后来了金陵养病。

 

可如今,见云飘蓼这般幸福模样,难道她的心属之人并非卫峥?

 

我继续问道:“既遇良人,何不结秦晋之好?云姑娘且长我几岁,家中怕是催了好几回了吧?”

 

云飘蓼停下写药方的笔,说道:“他有鸿鹄之志,怕是不理会我这儿女情长吧。不过我们的理想一致,如今我能陪在他身侧,倒也不是辜负。”

 

我稳住心思,直接问道:“那个人,是我的哥哥吗?”

 

云飘蓼只是耳根发红,轻轻一点头,我便知道,那是正确答案。

 

故事的发展,果然开始起了变化。

 

*************

 

萧景琰自是不知道自己的举动让周瑟多了这许多忧愁,他只是看到周瑟急匆匆地把云飘蓼接到府上,就是为了医治那让他一直心存愧疚的“旧疾”,再加上前几日听周瑟提起的靖王府的状况,一向不管财帛之事的他才知道,自己失势的这几年,即使在生活上,周瑟也得不到很好的照顾,心下更是愧疚。

 

周家虽然不入朝堂,但族中人才辈出,除了教书育人外,经商能手大有人在,虽不张扬,但周瑟从小过的,也是被捧在心尖尖上锦衣玉食的生活。这几年,自己长年在外,周瑟经常给自己传信说她在京城中结识了许多贵族夫人,生活并非毫无乐趣。现在细细想来,从小就恣意跳脱的她,怎么会喜欢与那些势利多嘴、私底下关系盘根错节的夫人贵女打交道呢?

 

再深想一层,她大概是在默默帮着自己。自从赤焰之案后,自己便经常惹父皇生气,即使得了军功,也不见得龙颜大悦。每当剑拔弩张之时,却有那么一两个人肯为自己仗义执言。开始时只是觉得仁义在人心。如今想来,即便仁义在人心也需得那一两分交情。

 

当然也是有各种谋士上门,企图帮自己“谋划”,但只要听上那么一两句,便知道全都是为自己谋私利的小人,便都一一拒绝了。无论如何,他都不想让任何人,觉得他萧景琰最终还是低了头。

 

只是他自己铮铮汉子不低头便会苦了身边的人。自从那天晚上和周瑟说起王府的钱财状况,后来他用心观察了下,府内的确十分节俭。吃食上从不铺张浪费,更别说连那照明用的蜡烛都不选择华丽的款式了。他曾经看过周瑟的妆奁,仿佛从未添置过新的,仍然是成婚时的饰物,衣物的款式极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便没有做新的了。

 

然而府兵的装备却从来没有吝啬的时候,练兵用的刀剑和弓箭除了朝廷发的,自己也着重加了许多。他放心地将这些事情交给周瑟,钱财之事一律不管。现在想来,自己的确是缺乏考虑的。周瑟总是笑眯眯地看着他,圆圆的眼睛澄明如镜,仿佛过得极好,一次又一次将自己骗了过去。

 

今天,他只是想给周瑟买一件礼物。但是他向来不懂女子心思,便去问了锦书,那个只是比周瑟小了几岁的女子。锦书长得极像孙若微,曾对自己表达仰慕之情,可是萧景琰对她却全无男女之情,而且后来锦书也没有再提,他便觉得事情已经了结了。她说女子皆爱精细华丽的饰品,便带了他去买首饰。只是那路上突然从空中砸下一个花盆,慌乱之中,他将锦书拉开,才躲过一劫。

 

后来,他们在首饰店逛了许久,萧景琰选好了一支桃花式样的玉簪子。等到过了午后,两人这才回了府。

 

他想去找周瑟,可是夏凉却说周瑟吃了云姑娘开的新方子,如今正在午睡,便想着不去打扰,自己一个人去了书房看兵书。

 

然而,夏凉在看着他远去之后,转身走进周瑟的房间。周瑟坐在案几上看书,听完夏凉说萧景琰回来之后,便挥了挥手,说道:“如此,便请锦书姑娘过来与我聊聊天吧。”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