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诚家的猫

拒绝任何饭圈狂热人士关注
专注he一百年

【立刻吃霍香】侦探先生,请叫我大哥(二)

*霍震霄X段香云和秦风XKiko的脑洞大开文,大约十章完结

*两个世界互穿,专注电视剧五百年的我将在里面设置N个彩蛋,敬请期待!

*四个主角估计,看谁都是第三者哈哈哈

*我又来了今天这章太搞笑了23333请在评论留下你们的笑声


<1925年 天津>

 

完成一次完美的犯罪。

 

这是秦风一直以来的梦想。

 

可是显然,他被抓进了监狱。

 

秦风睁开眼看到眼前的一切,在0.00001秒就反应过来了。这是监狱。他拼命回想失去意识前的一切线索。

 

他正在东京涉谷的街头,霓虹灯下,Kiko的脸带上了奇异的色彩,但却有着让人无法移开目光的可爱。

 

他吞了吞口水,说道:“我喜欢你……”

 

突然,远处跑来山口组的人,开始追捕他们,慌乱躲避中,他被爆头了……失去意识的一瞬间,他平躺在地上看到天空中的九颗星辰连成了一线。

 

这里难道是日本的监狱?

 

正在秦风疑惑的时候,一个长得十分痞气的少年凑到他面前,说道:“兄弟,睡饱了?是时候换衣服出狱了。”

 

秦风看着这个素未谋面的少年,说道:“中……中国人?日本……打……打人……拘留一晚就行了?”

 

“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说话结巴了?你都在这里多久了,怎么会是一晚呢?”少年疑惑地看着秦风,继续说道:“不过兄弟,你的确做了中国人该做的事情。”

 

秦风彻底懵了,这个突然出来称兄道弟的人看起来并不是坏人,但是人心叵测,尤其是他现在正在破解的案子酬金有一亿元,为了钱什么都做得出来,分分钟,眼前的景象只是影视城,所有人都在演戏,套他的答案。

 

只要哥哥的验尸报告一出,便能知道死者真正的死因,一切就迎刃而解了。他的哥哥是秦明,虽然只是最近才相认的哥哥,也不是亲生的。小时候秦明曾经短暂地被一对夫妇收养,那就是秦风的父母。后来秦风的父母出事了,秦明就被送回了孤儿院。两家正好同姓,长大后,秦明找到了秦风的奶奶,知道秦风落榜,面冷心热的秦明便经常关照这个“弟弟”。

 

一个闷骚,一个更闷骚,更像亲兄弟了。

 

正在秦风在努力思考面前的一切时,少年可不给他这个空档。只见那少年将秦风拉进更衣室,说道:“不管你在装什么,都不可以假装不认识我陈铮。今天你出狱,我们便一起去上海称王吧!”

 

称王?什么中二病设定啊?

 

秦风眉头紧皱,低声说道:“陈先生你好,我知道……对……对方给了酬劳,让你们抓我,可是如果我赢了,酬金有一个亿,他出什么价钱,我……我双倍给你,别演了成吗?”

 

陈铮看似怒了,说道:“你小子现在想用钱打发我了?我们不是兄弟了?还装结巴?换不换?不换就别出去了,我把你打个残废在这里一辈子好了。”

 

陈铮只是想说句大话,他怎么会也怎么能把霍震霄打成残废呢?没想到,眼前的霍震霄居然瞬间低头,说道:“好吧……我配合你们,请带我出去吧。”

 

“好……好吧……”陈铮不由自主地也结巴起来,摸了摸霍震霄的额头,说道:“没发烧啊?难道是之前被打头打傻了?”

 

许久,他们换好衣服从监狱出来,看见了迎面扑上来的段香云。

 

秦风细细端详了段香云一下,惊叫:“Kiko你怎么在这儿?你的头发怎么回事?”

 

段香云听到这个称呼愣了一下,想起自己之前那般“凌乱”的样子,当然和今天悉心打扮的样子不同,便说道:“人家今天特意去卷了头发,好看吗?”

 

秦风看着自称段香云的Kiko心中暗自思量:“Kiko怎么也和他们演起来了?她一直盯着我看,难道是在暗示什么?段香云这个名字难道是暗号?我应该配合她吗?她是不是受到了威胁?”

 

后面的陈铮突然用力推了一下秦风,说道:“人家都这样了,你再不懂风情也适可而止吧!”

 

什么?

 

只见段香云表情变得十分害羞还乖巧地靠在了他的怀里,说道:“欢迎出狱,震霄!”

 

啊?这是什么展开?

 

秦风木然地抱着段香云,悄悄在她耳边说道:“给点提示……我应该做什么?”

 

只见段香云脸更红了,说道:“不要脸…….提示什么呀?”说罢就推开他坐进了车里。

 

天啊,这戏没法儿接了!

 

秦风看着此刻天津的天空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2018年 东京>

 

“这面镜子居然能发声?”霍震霄惊讶到不敢移开耳边,试着回应道:“你好,我是霍震霄。”

 

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传来秦明的声音:“你不是秦风?麻烦把电话给一下秦风。”

 

Kiko捣鼓着电脑,看着“秦风”这个样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夺过电话,说道:“秦先生,的确是秦风接的电话,我给你视频。这货正在生我的气,做着影帝呢!”

 

摄像头突然打开,吓得霍震霄连连后退,说道:“这……这是什么?”

 

“你就这点不好,小结巴隐藏不住了吧?还说不是秦风。”Kiko没好气地说道:“秦先生先别理他了,尸检报告怎么说?后脑勺的伤是致命的吗?”

 

秦明看着秦风,的确是自己的弟弟,Kiko也值得信任,便说道:“正如秦风的猜测,并不是致命伤,真正的致命伤在腰间。电话里头不方便,你们来一趟东京国际联合医院吧。这次的凶杀案惊动中国警方了,中方派来了特警,很有经验。他叫季白,我们等下一起讨论吧。”

 

Kiko连忙说好,一边揪起“秦风”的领子,说道:“一亿元在向我们招手了,我们去吧,别演了!”

“我霍震霄不打女人,但是小姐请你自重。”霍震霄虽然有点恼怒,但仍然由着Kiko揪着领子不敢挣脱。

 

Kiko朝天翻了个白眼,一巴掌拍到他的脑袋说道:“你清醒一点!大清亡了!”

 

电话那头的秦明说道:“他到底在演什么啊?”

 

Kiko说道:“根据我刚刚电脑的分析,他说的台词与穿越剧的台词百分百吻合。可能在演一个皇帝吧…….”

 

秦明冷漠地说道:“穿越是什么意思?”

 

电话的远处传来一个女声:“老秦,这你就不懂了,穿越时空的爱恋啊!你问问你弟弟是身穿还是魂穿哈哈哈哈哈哈!”

 

秦明的声音再次响起:“李大宝你好好解剖!”

 

Kiko无奈地挂掉电话,看着霍震霄说道:“大概是魂穿吧……..”

 

“走吧,秦.爱新觉罗.霍震霄.风。”Kiko边说边把霍震霄拉出了酒店。



评论(26)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