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诚家的猫

拒绝任何饭圈狂热人士关注
专注he一百年

【靖王x侧妃】既然琴瑟起(二十三)

来来来,更新啦~~~

日常了那么久开始赶剧情啦23333

北极圈幻想CP日常求支持!


金陵的雨下了许久未停,我和萧景琰在一个雨势稍小的早上去了言侯府邸。萧景琰将我护在伞下,不时提醒我注意脚下的水坑。饶是如此,斗篷还是湿了大半。言侯远远向我们迎来,神情憔悴,看来言豫津的病并无甚好转。

 

萧景琰关怀地问道:“听说豫津缠绵病榻已久,景琰长年带兵在外,没有来探望,实在是抱歉。今日特意带来了一些药材,希望能帮得上忙。”

 

言侯挤出一丝勉强的笑容,说道:“臣替小儿谢过靖王殿下。这些年,臣遍寻名医皆不得让吾儿得以救治,眼看豫津身体每况愈下,臣已有了放弃之心。昨夜,济风堂堂主周先生和云姑娘夙夜前来,说是可治,臣的心才稍稍定下。”

 

我听到言侯提及周贤,不禁搭话说道:“侯爷是说哥哥已经到了吗?”

 

言侯对我稍一作揖,回答道:“如此说来,臣也要谢谢侧妃娘娘,听说是娘娘念及小儿病情特意让周先生前来救治,如若真的得以痊愈,娘娘的恩情,我们言家必定铭记于心。”

 

我忙忙上前深行一礼,说道:“言侯此言便是与我们这些晚辈生分了。我与靖王殿下皆是您的晚辈,更何况,我与豫津又不是素不相识,举手之劳,皆是一句情义罢了。哥哥向来没个正经的,如有冒犯之处,还请侯爷见谅。”

 

言侯眸色稍深地看向我,又看向萧景琰说道:“周家的掌上明珠,侧妃娘娘与殿下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仍有如此玉壶冰心,看来靖王殿下呵护得极好。”

 

萧景琰看向我,说道:“我并没有尽到呵护于她的责任,出手相助,只是出于我们夫妇的本心罢了……”

 

言侯深深地看向我们,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说道:“夫妇……当是同心同德,极好。”

 

我们一路聊着走进言豫津的房间,周贤早已在床边诊脉,看起来胸有成竹。他见到我们不禁大喜,说道:“原来是殿下和妹妹来了,我正好想出了医治之法,这种病我在南楚见过,虽然难治,但只要用对方法很快便可痊愈。云师妹最擅长施针,配合她的针法,我相信这孩子很快就能痊愈了!”

 

言侯闻之大喜,说道:“如此这般,便要多谢先生了!”

 

我在房中环视,看不到萧景睿,便问道:“豫津得以救治真是太好了!听说景睿与他情同手足,这个消息也需得马上告诉他才好!”

 

周贤看了我一眼,摆摆手说道:“那小子啊,昨晚看到我们来,说是豫津又得遭罪医治了,不忍看朋友受苦,一直在院子里发呆呢,怕是要风寒了这鬼天气!刚刚云师妹心下不忍,便出去告诉他了。看,就在院子里呢!”

 

我看向窗外,只见一个白衣娉婷,长着倾国之姿的女子走到了失意地坐在廊下的萧景睿身边,递过去一方手帕,蹲下来表情轻柔地说了几句话,那少年的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疲惫失意的表情一扫而光,眼光紧紧追随着那女子。

 

我深吸一口气,问周贤:“哥哥,你刚才说的云师妹可是院中的姑娘?”

 

周贤随便看了一眼,说道:“是啊,云飘蓼,我以前的师妹,这次和我一同来金陵。”

 

我心中大惊。时间虽然不对,然而,云飘蓼还是进京了,而且看这情形,萧景睿还是会爱上她。只是为什么,她又会与周贤在一起?

 

心头千思万绪,让我不禁慌乱。萧景琰看我脸色不虞,以为我是受凉了,便说道:“可是不舒服?正好周贤在这里,你让他看看你?”

 

院中的云飘蓼正拜别萧景睿向房中走来,我心生一计,便说道:“哥哥,听说那云姑娘师承妇科圣手,可否请她过府帮我调理一段时间?”

 

周贤想起了我的病情,说道:“师妹的确深谙此道,而且女子更加方便,如果她愿意,的确是极好。言豫津这边只需要每日施一次针即可,想来并无大碍。”


萧景琰只是担忧地看向我,未言半句。


后来,我便邀请了云飘蓼过府而居。她说知道我是周贤极为珍视的亲人必定好好医治,也无拒绝便答应了。

 

临近中午雨便停了,我和云飘蓼便一同坐马车回靖王府。云飘蓼看起来是个极其淡泊的女子,不施脂粉皮肤却吹弹可破,无可挑剔的五官十分柔美,轻轻笑起来让人觉得如沐春风,说话极少却进退有度,可以说是非常讨人喜欢。

 

萧景琰和列战英策马在前,只见他后退到我们马车旁慢骑着说道:“列战英会先行带你们回府。阿瑟,我有事需要外出一下,便不和你们一起回去了。”

 

“好,我和云姑娘先回去了。早些回来,我等下回去便做你爱吃的黄酥鱼,太晚回来可就凉了。”我撩起帘子对他说道。

 

萧景琰点了点头,轻声说道:“不必等我,你们先吃便可。”

 

说罢,他便策马远去了。

 

云飘蓼说道:“没想到靖王殿下竟然爱吃鱼。”

 

我转头,说道:“这有何奇怪的?黄酥鱼又不是昂贵之物,家家户户都会做来吃呀。”

 

云飘蓼微微一笑,说道:“鱼多骨刺,吃鱼之人向来都十分有耐心。飘蓼素闻靖王殿下征战在外的神勇之姿,又闻他治下严苛之名,想来是个如风云般的男儿,或许会难以相处。今日一见,却有了新的看法。”

 

我托着下巴,饶有趣味地看着她,说道:“云姑娘可有了什么高见?”

 

云飘蓼垂首,复又说道:“殿下虽然不甚热情,但正如他喜爱吃鱼,食色性也,大概不是个粗暴急躁之人,心中怕是有大筹谋。看他对娘娘关怀备至,便知他并不是冷酷之人。”

 

原来萧景琰对着外人是这般冷酷形象,我这才醒觉到,虽然他对待我并无与以前太多的不同,但在更多场合,他终究是隐藏了自己的赤子心肠。不过也是了,人间险恶,过多的推心置腹不过是徒增烦恼而已。

 

我不禁神伤,又和云飘蓼随后聊了许多这才到达了靖王府。

 

我在厨房打算自己做黄酥鱼,却发现惯用的酱料没有了,便让夏凉去市集买回来。过了许久,只见她脸色发青地回来。我看着她脸色奇怪,便说道:“怎么了?可是出什么事了?”

 

只见她环顾四周,轻轻附在我的耳边说道:“奴婢刚刚看到……靖王殿下和锦书姑娘正在市集搂搂抱抱,那锦书姑娘还拉着靖王殿下进了金陵最大的首饰铺子鎏芳斋呢……”


我手中的碟子瞬间掉在地上,发出极大的声响.......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