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诚家的猫

拒绝任何饭圈狂热人士关注
专注he一百年

【靖王x侧妃】既然琴瑟起(二十二)

我食言了,忍不住要更新哈哈哈

就是很喜欢日常的情节,觉得就是很甜

唉我太佛了.......

北极圈幻想CP日常求支持!


回到靖王府已经是夜间了,连日的赶路和一整天在宫中的提心吊胆已经是让人劳累不堪。我和萧景琰回到靖王府之后皆是各自去梳洗一番,如此这般,便到了深夜才能坐在房中。

 

此刻的金陵仍是深秋季节,空气清爽,凉风习习,倒也十分舒适。我的发尚未沥干,想来也不会早睡,便穿着轻薄的中衣,一边吩咐夏凉准备好热鸡蛋和伤药,一边坐到此刻又在看兵书的萧景琰身边。

 

灯烛的亮光并不是很够,萧景琰向来不弯腰驼背,此刻便皱着眉头看着那密密麻麻的小字。我重重地将东西放在了桌上,随后看着他。萧景琰闻言动静转过头来,问道:“怎么了?”

 

我轻哼一声,说道:“我看啊,你不是武将,而是要做大学士了。今天都那么累了,什么书不能明天看?这样暗也不怕看坏了眼睛?”我一手开始剥开鸡蛋,嘴上仍是不放过,说道:“你的额头再不处理,明天就是一个大包。现在我是等你看完再伺候,对吗?靖王殿下。”

 

萧景琰这才懂了我的意思,不舍地放下书,说道:“行行行,我什么书都不看,看你,总行了吧?”说罢便侧身对着我,目不转睛地看着。

 

我顿时哭笑不得,包好一个鸡蛋,稍稍用力地压在了他的额头上,说道:“油嘴滑舌!”

 

萧景琰顿时吃痛地说道:“哎呀,你轻点……”

 

我丝毫不减手中的力度,继续揉着说道:“你啊……”我停顿了一下,想象到今天陛下向他丢香炉的情景,不禁伤感愧疚,继续说道:“景琰,对不起……我不应该去西山营找你的。”

 

萧景琰渐渐适应了这种力度,不再说痛,听到我的话,就说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这样的情况,我怎么能不把你留在我的身边?何况当时西山营并无战事。父皇向来看我不顺眼,只是连累了你。”

 

我不断地揉着感觉手发酸,但也不想停下,便说道:“此后,我便不再跟你出去练兵了。我是女子,终究多有不妥。你若是不放心我一个人在金陵的话,便给我买两个练家子的丫头,有什么事情,我也不至于坐以待毙。”

 

萧景琰轻轻地抓住我的手腕,说道:“别揉了,再揉你便该累了。找两个会武功的丫头倒是不难,我让战英去亲兵们的家属中看看,有没有练武又愿意来靖王府的女子,应该不难,只是要花些时日罢了。只是这样,我仍是不放心你。”

 

我放下了手中的鸡蛋,开始倒腾伤药,一边又说道:“我经历了那样的事情,倒也不是以前那般天真,我会保护自己,不成为你在金陵的牵挂。”

 

萧景琰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无论如何,你都是我在金陵中的牵挂。”

 

我将伤药倒在了绷带上,想要敷好包扎在他的头上。萧景琰却别过头去,说道:“不必这么麻烦,这种伤很快便能好了。”


“如此,便是想让我牵挂你了?至少今晚,还是敷着吧,左右只有我能看见。别犟了!”我由不得他拒绝,将绷带扎好在他头上,并偷偷打了个蝴蝶结。

 

萧景琰虽然无奈但也没有再次拒绝,只是他的眼神转而看向了那摇曳的烛火,眼中显露出了忧愁,说道:“阿瑟,今日庭生的反应,你又这样敲打那些内监,以后庭生的日子会不会更加难过啊?”

 

我看出了他的忧虑,也并非毫无道理,说道:“庭生只是一个罪奴,平日里挨打也是正常的。虽然我已经给足了好处,毕竟人微言轻,他们转头再欺负他也是可能的。我也很想时刻护佑他,可是过于明显的呵护便会受到怀疑。”

 

“难道就只能眼睁睁看着庭生受苦吗?”萧景琰拳头紧握,自责不已。

 

我轻轻地握住他的拳头,说道:“景琰,这是他的命。我今天已经敲打了他们,估计以后不会太过分,这件事你不要出面太多。毕竟,你的身份敏感,一旦庭生身份泄露,后果不堪设想。景琰,要记住,留得青山在。”

 

萧景琰的拳头慢慢松开,轻声说道:“你们总是劝慰我,留得青山在。可是那青山尚存,却不见昭明之日,又有何用?”

 

我知道萧景琰又要陷入往日回忆之中了,便说道:“景琰,不要放弃!虽然此刻我们什么都不能做,但总有一天,我们的努力不会白费。只要太阳升起,青山便可明。”话音未落,我突然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萧景琰正静静听我说话,此刻也被吓到,连忙去拿了干布,说道:“秋夜阴凉,你的头发这样湿,是想染上风寒吗?”说罢便用干布细细地帮我擦干头发。

 

我赶紧打马虎眼说道:“这还不是拜你这个不听话的伤号所赐?”

 

萧景琰哭笑不得,只是继续手上的动作。

 

我突然想起了一事,便说道:“对了,我们后日便去拜访言侯,豫津那孩子病得那么重,我从济风堂调了些滋补药材。”

 

“从济风堂调吗?那钱的话你从靖王府的账上支吧,总不能占了五哥便宜。”萧景琰的手穿过我的发间,轻轻地揉搓。

 

“那可不行,我们靖王府本来就不宽裕,有钱当然是用来加强亲兵的铠甲装备。我可是帮济风堂管账了那么久,总得拿点酬劳。而且哥哥也是知道的,更是传信添加了许多。”我一直碎碎念地说道,没有发现萧景琰的脸色出现了微妙的变化。

 

“我不会管家,不知道王府竟然是这般的景象。”萧景琰苦笑着说道。

 

靖王府的封赏向来都是最少的,军功所得的赏赐大多用来添置练兵的装备。这几年我虽然远在金陵之外,但王府的账仍是每个月都会给我看,入不敷出也是经常的事。幸好萧景琰从军之人,一直简衣素食,倒也觉察不出。

 

“你应该庆幸,我并非大手大脚之人,不然每天早就把你的王府败光咯。”我抬头看向他,突然看到他额头的蝴蝶结,倒是噗嗤地笑了出来。

 

“你倒是看得开,终究是我没有让你过上好日子。”萧景琰将干布放下,轻轻地从后面拥住我,将鼻尖埋于发间,说道:“从前没有发现你的头发那么香……”

 

他的怀抱极其温暖,我轻轻闭上眼睛,任由他将我放倒在蒲垫上,接上一个滚烫的吻,随后一发不可收拾,皆是情迷意乱。

 

窗外传来了淅淅沥沥的雨声。

 

一场秋雨一场寒,唯有彼此的体温滚烫而绵长。




评论(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