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诚家的猫

拒绝任何饭圈狂热人士关注
专注he一百年

【含璋日记】伪琅琊榜续-长林

说好了今天的更新

拼命肝大结局中

随缘观看~

上一集


看到我这般不安的神情,太子政也明了外面的情形了。但他丝毫不见慌张,只是对皇后说道:“母后真的要如此绝情吗?此时收手,或许事情还能有转机。”

 

“灵雎,你恨的是我,放过孩子们吧…….”一个虚弱的声音从龙座上传来,陛下睁开眼睛,缓缓坐了起来,对着皇后说道:“我知道你在意盈盈,自打我将她从掖幽庭救出来,你就容不下她,还将她毒哑了。你也看不惯宜儿。无论他们母子俩如何委曲求全,你终究没有办法容下……”

 

皇后听到这声叫唤,眼中闪现着泪光,回过头去,却是大笑,说道:“陛下有多久没有叫过臣妾的闺名了?此刻为了保命也只能出此下策了是吗?那萧宜差点将我的贞儿害死!可陛下却还是轻轻放过,臣妾有多恨啊!”

 

陛下听到此话忍不住再吐出一口鲜血,母亲大惊,一手持剑,一手探息脉搏,说道:“陛下,莫要动气,您此刻的身体经不起折腾了。”

 

陛下摆了摆手,坐正了身子,说道:“皇后说宜儿将贞儿差点害死,可是怎么又没有说到,贞儿的贪玩让盈盈也丢了性命呢?当年之事,宜儿也是受害者,你何苦死死不放过?朕知道你宠爱贞儿,可是你的溺爱早已将他残害了,现在的他,除了围着你转,还会什么呀?朕难道要废太子改立贞儿吗?皇后,你清醒一点,太子也是你的亲生儿子啊!”

 

陛下说完了这许多话似是要撑不住了,再次靠在了椅上,死死看着皇后。

 

皇后早已压抑不住汹涌的泪水,说道:“亲生儿子离心离德,又有何用?联合自己的妻子假死嫁祸于我,难道就是孝顺之举吗?贞儿是那么乖那么孝顺,在那些陛下不在太子不在的日子,只有他陪着我。太子从来与我不亲近,只有贞儿才会甜甜地喊我母后,我为何不可以让他登上帝位,得到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东西!”

 

父亲早就怒不可遏了,说道:“皇后难道认为废太子推幼子为帝,日后就不会成为你母家的傀儡吗?你为了自己的一家之情,将整个天下葬送了,难道就是忠义之举?你与陛下年少夫妻,一起经历了那么多,难道就不知道打江山难,守江山更难的道理吗?”

 

“你闭嘴!你现在已经不是长林王了?我可以一刀了断了你!”皇后恶狠狠地说道,并且向黑衣人使了眼色,那人便向前逼近了一步。

 

“平旌!”“父亲!”母亲和我们姐妹同时大喊。

 

“母后难道不知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道理吗?你在此剑指长林王,又怎么确认贞儿不会处于同样的境地?”太子缓缓说出这句话,让皇后变了脸色。

 

“你这逆子说什么!贞儿,贞儿被我保护得好好的!怎么会被你威胁,他可是…….”皇后似是不敢相信此话。

 

“他可是在母后寝宫的密道之中,不是吗?不过那是一个时辰前的事了。母后大可出去看看,现在他在哪儿?”太子定定看着皇后,信心十足。

 

皇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急急跑道殿外张望,我也随着向前看。只见言钰的身边多了一个小孩子,约莫十岁的样子,穿着不合身的太子近卫盔甲,正在哭兮兮地看着这边。当他看到皇后的时候,失声大喊道:“母后!母后!救救贞儿啊!哥哥他喂了我吃了丸药…….”

 

皇后惊叫了一声,开始慌乱起来,恨不得马上冲下去将孩子夺过来,只是那殿中的黑衣人大呼一声,“莫要中计!只差一步,我们便可得到这天下了!天子不是贞儿还可以是别的皇子,只有你在,你就是太后。”

 

皇后难以置信地看向黑衣人,疯狂地冲过去抓住他,说道:“哥哥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这天下是贞儿的!别人都不行!”

 

黑衣人一晃神,父亲便抓住了机会立刻将地上的剑剪了起来,身法敏捷地躲开了威胁,与黑衣人对战了起来。只见两人不分上下,皆是剑法高超之人,不分胜负。那黑衣人似是力有不及,转而向母亲刺去。可母亲也不是等闲之辈,利剑未及眼前,便轻易躲开了,数招过来,也未有不敌。只是陛下突然呻吟了一声,母亲一分神顾及,便被黑衣人挟持。

 

一切都在瞬息之间,父亲立刻刀挟皇后,大喊道:“你放了奚儿,不然我不保证皇后还能不能变成太后,首辅大人!”

 

那黑衣人大笑,说道:“果然是长林王,即使不在朝堂也能知道朝堂之事,只是今日只有我们几人在此,如果你们都死了,我也不会在意做一个遗诏。你以为之凭你们几人便可以赢吗?我既然能在这里孤身一人,便是对自己天下第一武功的自信。”

 

“哥哥,你竟然这样说!原来一直以来,你都是在利用我吗?”皇后难以置信地说道。

 

“你不过是一个愚蠢的女人,丈夫爱上了小妾便妒忌生恨,要不是温家需要一个太后,一个天子,恐怕你早就被送进冷宫了,又何必苦苦支持你到今日?”黑衣人仍然冷漠地说道。

 

“首辅大人不要开心得太早,本宫能够进来武英殿上,也是对自己的自信。正如你们都没有察觉贞儿早已被我藏于近卫之中一样,相信你们也不知道,你们的禁军围了我的近卫,可是禁军之外呢?还有另外一支军队,他们从天下各处而来,起兵勤王。你可知?”太子突然说道。


“不可能!兵符在我手上,怎么可能有人能调动军队!”黑衣人激动地说道。

 

“怎么不可能?”一直不语的父亲突然说道。

 

殿外突然一阵骚乱,千军万马的声音从远处不断逼近,仿佛是从久远时代传来的呐喊,如果细细听来,便可听出,他们在喊着一个久久没有人提起的旗号。

 

“长林!长林!”

 

激昂人心,久久不息。


评论(1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