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诚家的猫

拒绝任何饭圈狂热人士关注
专注he一百年

【靖王x侧妃】既然琴瑟起(十八)

我说这集毫无水花你信吗哈哈哈哈

你们这都不小心心小蓝手留评论我就扎爆轮胎!

看到的都是随缘,看不到就哈哈哈哈不关我事


我心下一颤,看着那两人的身影不断走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傻傻地站在那里。

 

萧景琰径直向我走来,二话不说将一件斗篷盖在我的头上,并将我抱起,说道:“雨下这么大,再淌过前面那几个水坑,估计你的衣裙都要湿了。”

 

我陡然被抱起,只能紧紧圈住萧景琰的脖颈,任由他一脚深一脚浅地将我抱进营帐之中。营帐之中早已生好的炭火,显得格外温暖。而床上则是提前铺好了褥子,虽然并不华贵,但是足以保暖。萧景琰将我轻轻放在床褥之上,转身与那女子说:“锦书,你先下去吧,今天辛苦你了。”

 

“诺,那晚膳是在摆在此处还是和将士一起用?”那个被唤作锦书的女子温顺地问道。

 

“摆在此处吧。”萧景琰仿佛很熟悉这样的对话,立刻便回答了她。

 

“好的,那锦书等下便去准备。侧妃姐姐好生休息,殿下可是期待今天很久了。”锦书依然十分温顺恭敬,但她的模样实在是让我不能心安。

 

锦书说罢便退下了,列战英则带着夏凉去放置行李。偌大的营帐,除了一个士兵送来了一盆热水之外,此刻只有萧景琰与我。

 

萧景琰将我的斗篷解下,披上一件厚厚的外衣,拿来一块帕子,为我擦拭脸上的水珠。然后,将我湿了的鞋袜脱了下来,将我的双脚泡在了热水之中,轻轻地帮我按搓。水汽氤氲,不知怎的,我看着他低头不语的样子,突然起了泪意。

 

“景琰,对不起……”我轻轻地说道。

 

他用厚厚的布团将我的脚擦干,说道:“这句话应该由我来说,你我夫妻,当年是我没有保护好你。”随即他将我的脚藏进被褥之中,自己也坐在床沿上,与我四目对视,说道:“如今见你安然无恙,我才安心。你知道我收到你的信说要来,我有多开心吗?我多怕,你就这样,一辈子不原谅我。”

“景琰,我其实从来没有归咎于你。”我哽咽地说道,眼角落下一滴泪水。

 

萧景琰轻轻地吻在我的眼角,说道:“不要哭了,以后的日子我不许你为我再流一滴泪了。”随后将我拥入怀中,仿佛我们从来没有分开过。

 

许久,我终于忍不住问道:“刚刚那个女子,锦书,是什么人?”

 

萧景琰看着我,笑道:“你莫要误会,我知道她长得很像若微。”萧景琰轻叹一口气,说道:“半年前我与大渝激战,生灵涂炭。锦书的爹娘只是普通山民,帮我们通风报信被敌军发现,都被残忍杀害了。她一个弱女子,无家可归,又怕敌军反杀,我只能带着她了。等我们回到金陵,我便帮她找个好人家……”

 

被看穿心思,我有点恼地说道:“哪用找什么好人家,府里的侧妃也不欠多一个。”

 

“可我觉得有你一个就够了。”萧景琰的眼神紧紧地盯着我,认真地说出这句话来。

 

我心头一颤,条件反射般地躲进他的胸膛里,不知怎的想逃避这灼热的目光。

 

萧景琰的手在轻轻拂过我的发顶,停在腰间,将我抱住。

 

营帐的火堆仍在噼里啪啦地发出火星柴沫,散发出的温度让人心头发暖。如此温柔小意的情景,仿佛回到了周瑟刚嫁到王府的时候。

 

我沉浸在不知道属于谁的记忆中,心念一动,抬头看着萧景琰,说道:“我们像从前那样好不好?”说罢轻轻靠近他。

 

谁知萧景琰微微将我推开,说道:“不好。”正当我诧异之时,他猛地将我拉近,四目相对,说道:“你是女子,应该矜持点。这种事情应该为夫来。”说罢便吻了下来。

没什么特别的不要点进来了


评论(16)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