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诚家的猫

拒绝任何饭圈狂热人士关注
专注he一百年

【靖王x侧妃】既然琴瑟起(十三)

从来不按预告时间更新的我哈哈哈

从这一集开始剧情开始全面高能

请大家勿要弃坑

只要我更新得够快,刀片就追不上我!

日常求留言求支持,么么哒(づ ̄ 3 ̄)づ


*突然想写的冷门幻想cp系列

*穿越系靖王侧妃原创女主

*靖王侧妃与靖王苦难相依的十几年时光补缺


第二天便是朔日,我早早便起身准备与景琰入宫,却不见冬暖来伺候。

我问正在为我梳妆的丫鬟素素,素素说冬暖今早起来不适,怕是感染风寒,避免过了病气给我便让她来伺候。我心下疑惑,冬暖素来身强体健为何会感染风寒?不过想来这几日的确是天寒地冻的,也就没有追问,便派了府上的大夫去为她开药治疗。

 

那越氏今日倒是安静,没有出来吵吵闹闹的。我心下舒畅,便打点好一切与景琰进宫了。

 

我们一起去见了静嫔。静嫔见到我们十分开心,将准备好的点心摆了一桌,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都过来吃东西吧!”

 

萧景琰只有在见到自己母妃的时候才会展现出那样轻松的笑容,他笑着吃了许多点心。我便说道:“看来儿臣闲时得多多向母妃请教,做出让景琰爱吃的点心。我的那点子厨艺,让他受委屈了。”

 

萧景琰一脸懵地看着我们,说道:“没有啊,你做的其他菜都挺好吃的,不过榛子酥你是比不上母妃做的了……”

 

静嫔掩嘴一笑,说道:“你这孩子,有的时候不要那么实诚!”

 

趁着萧景琰仍是不解之时,静嫔继续说道:“瑟儿的胎已有五个月了吧?可有胎动?”

 

我低头抚着肚子,感受着那孩子的律动,笑道:“有的,昨夜景琰觉得有趣,还听了许久呢!”

 

“没想到孩子那么小就会动了,母妃你可知,我甚至能感受到他的脚。”萧景琰激动地说道。

 

“母妃也曾怀胎十月,当然知道,如今见你们一切都好,也算安慰了。”静嫔欣慰地看着我们说:“如今太子新立,母凭子贵,越妃刚刚晋封了贵妃,她向来看我们不顺眼,恐怕日后还要受许多为难。”

 

“母妃,都是儿臣无用…….”萧景琰有点黯然。

 

“母亲并非想你去争什么,只是想让你好好活着,好好过自己的日子,便心满意足了。”静嫔这一番话让我们再次陷入了对过去的追忆之中。

 

午后,我们便从芷萝宫离开了。正如此前我安排的,我们去了掖幽庭。

 

我与看守太监说了,我初为人母,不知如何育儿,想在掖幽庭找个孩子练练手,给足了好处,那些太监也乐于通融。当然,我“挑选”出来的自然就是庭生,祁王的孩子。

 

萧景琰似是迫不及待了,他急急问我:“平日里这孩子就住在这种地方吗?可会挨饿,可会受冻?”

 

掖幽庭放置罪奴婴孩的地方极其简陋,潮湿寒冷,不少婴孩很容易染病死去。

 

我看着萧景琰,如实地说道:“是的,会。他们不是皇子,只是未来的奴才,在这里也只是活着而已。我虽然每次来都会给足了好处,表示我与那孩子有缘希望能好好照顾,可是谁又能知道这些孩子背后又会受到什么对待呢?”

 

萧景琰拳头紧握,略带怒气地说道:“如有机会,我定要将他带出去!”

 

这个时候,看守太监将庭生抱了上来,一个月未见,那孩子似乎长大了一点。我小心翼翼地接过那孩子,细细地查看,确保没有什么损伤,又问那太监:“这孩子最近没有生病吧,本宫可是怀着皇孙的,不要把病气过给我。”

 

那太监谄媚道:“娘娘每个月都要来抱抱这贱奴,我们又怎么会让他生病呢?有奶水我们都紧着他呢,你看掖幽庭哪个孩子有这福分?”

 

我冷笑了一声,似是满意地从袖中取出一锭银子塞到太监手中,说道:“如此一来真是辛苦了,公公拿去喝茶吧。”那太监便应声谄媚地退下了。

 

萧景琰看着我怀中的庭生,轻轻抚摸着他的小脸,眼中似有水光,说道:“他出生以来,你便是这样默默地照顾着他,是吗?”

 

我将庭生放到萧景琰的怀里,说道:“景琰,你抱抱他吧,这个孩子极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心灵感应,他仿佛知道自己的身世,从不像别的孩子般哭闹。我并不能真的照顾他,甚至不能表现出过多的关心。这孩子太苦了。”

 

萧景琰手足无措又小心翼翼地将庭生抱在怀里,那孩子居然咯咯地笑了起来。萧景琰也随着笑了起来,跟我说道:“这孩子笑起来很像皇长兄。阿瑟,王妃嫂嫂可为他起名了?”

 

“庭生,他便叫庭生。”我缓缓说道。

 

“庭生?这名字…….”萧景琰正想说这名字不好,但转念一想后说道:“不过也是了,他生于掖幽庭,如果有太过招摇的名字,恐怕也不是好事。”

 

我给庭生掖了掖衣角,说道:“只盼这孩子能够平安长大便好了。”

 

萧景琰抱着庭生许久,对着他说了许多话。虽然庭生只是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他并未做出反应,但萧景琰时而叹息,时而微笑地说了许多祁王的事情,仿佛想填补他的记忆空缺。

 

我看着他们两个,心想如果我腹中的孩子以后出生了,景琰或许就不会那么孤单,也能给庭生作伴了。

 

转眼时间不早了,我们依依不舍地将庭生还给那太监后便一同出宫去了。

 

我们坐在摇摇晃晃的马车上,萧景琰轻轻将我搂入怀中,说道:“幸好庭生有你。总有一天,我会将他接出来的。”

 

我笑了笑,说道:“我知道,我相信你。”

 

萧景琰从怀中拿出一本小册,有点脸红地递给我,说道:“我在西山营的时候就在想,我们的孩子要取什么名字好?也不知道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我便乱想了几个字,你看看可有喜欢的?”

 

我没想到他竟然会做这种事情,心下十分感动,便接过小册,仔细地一页页翻开。上面的字有些斑驳了,有些字被划掉,有些字墨迹尚新,可见都是经过了细细思量才写下的。

 

我正准备讨论却突然感到一阵恶心晕眩,吓得景琰立刻让马车停下来,他问道:“可是有哪里不舒服?”

 

我艰难地说道:“没事的,只是寻常的害喜罢了,可能是这两天为了施粥的事情没有休息好,休息下就好了。”

 

可能是我的样子看上去实在是不大好了,萧景琰并不大相信,便说道:“我们回去之后得让大夫好好看看,开些药吃吃吧。”

 

我无力回答,只是晕晕沉沉地靠在了景琰的怀里。

 

许久,我们回到了靖王府。我被萧景琰一路抱回了房间,大夫也很快到了。

 

府里的丁大夫为我把脉了许久,才说道:“侧妃娘娘并无大碍,只是感染了风寒,加上怀孕之人身体孱弱,所以才会倍感不适,老夫开一些药,吃下便无事了。”

 

听到此话,萧景琰的脸色才稍稍缓和下来,说道:“如此便有劳大夫了。”

 

我突然想起了今早病倒的冬暖,便问道:“不知冬暖现在怎么样了?”

 

丁大夫拱手说道:“冬暖姑娘也是感染风寒,不过比娘娘严重许多。冬季常发风寒之症,老夫开药便是,并无大碍。”

 

“好的,谢谢丁大夫了。”我说道,嗓子是说不清的沙哑。

 

待丁大夫下去后,萧景琰握住我的手,说道:“冬季寒冷,你可要好好保重自己,你现在可是两个人啊。”

 

我看着他担忧的眼神,努力摆脱不适地说道:“不要担心,只是小病而已。”

 

萧景琰看着我,眉间愁云仍然不解。

 

 

***

金陵城的贫民窟中,流民处处。

 

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全身溃烂地被人用草席卷起,丢到了水井中,发出了扑通的一声。而将小孩丢进水井中的人却在黑夜中消失。

 

第二日,流民照常从水中取水,饮用、擦洗、煮饭。

 

而同样在这一日,冬暖的病情也开始突然恶化,高烧不退,开始全身发红,神志不清。



评论(7)

热度(38)